圣诞节的回忆

[| 晴 2022/12/25 22:46]
| |
      很长时间,是以十年为单位的时间计量,没有写过圣诞、回忆、尤其是怀念之类的文字了。今年原本也不想动笔的,想着明年是三十年,似乎是一个比较应该引起感受的瞬间,但偏偏今年却觉得挺有感触,好象还想写点什么,那就写点字吧。

      必须承认,对圣诞节有兴趣,是因为“美国人”。一九九三年的中国,正处于全面肯定西方的年代,美国的月亮肯定是比中国的圆。一直接受纯正的党的教育的我,在这一年,离开了生活了多年的环境,来到韶关。一切都是陌生的,一切都是不愿意接受的......而就在这时,美国人出现在我的工作中.....



        一踏上桂林至阳朔的汽车,就见到坐在车上最后一排的一个游客貌似熟悉,听到自己的心里“砰”的跳了一下,庆,这个人很象庆。在一个多小时的行程中,我一直听到身后传来的他与同伴的交谈声,是我久违了的英语。

      旅馆的夜晚静悄悄,躺在床上久久不能入眠,记忆深处的点点滴滴渐渐浮在眼前......

      与庆分别已经整整十年了,随着时间的推移,对庆的回忆已经慢慢的淡化了,只是在这两年中,再回忆起庆,联系自己的现实生活,便感到了愈来愈多的痛,每当深夜无法入睡时,每当闭上眼睛,思维开始运动时,我都告诫自己,不要去想,不要去想庆。许多的夜晚我就这么自欺欺人地强迫自己入睡。

      今夜,庆,我无法入睡......

      仿佛又回到了十年前,庆从电脑房走出,“都下班了吗?”空无一人的公司,我们坐在办公桌上,我晃着腿听庆讲台湾,讲美国,讲庆的童年,讲庆的嘻皮士经历,最多的还是听庆讲基督,讲耶穌。相对于我过于单纯的生活经历,庆所说的一切都是那么的新鲜。

      庆是公司请来的美国专家,庆是他的美国名字,庆给人最大的感觉就是沉默寡言,喜欢独来独往。当时公司可以说是三天一大宴,五天一小宴,天天吃喝不断,庆很厌烦参加这类活动,经常一个人躲在电脑房里忙碌。

      “知道为什么公司里这么多人,我只喜欢和你说话吗?”“因为你有一双清澈的眼睛,没有杂质,你在听圣经时,眼睛里充满了虔诚。”“我每次从电脑房里走出来时,最开心地就是看到你的笑脸,你的笑是发至内心的,甜甜的笑,很有感染力。”当听到庆的这番话时,我总是不好意思地低头一笑,“对了,还有你爱脸红,特别可爱。”当时我刚刚来到地方工作,虽然不是初次工作,但面对复杂的地方生活,我还不是十分适应,尤其是公司里的种种应酬,让我这过惯准军事化正规生活人来说更是难以习惯。我也选择了躲在公司。

      公司是市政府的小金库,办公时间并不紧张,按照外国人的习惯还安排了喝下午茶的时间。“一起去喝下午茶好吗?”庆每次都是只邀请我一个人下楼去喝下午茶,引起了公司里的女孩子的不满,因为公司一共有6个外国专家,其他的5人都经常请公司里的女孩子一起喝下午茶,只有庆,我行我素,固执地只请我一个人。我婉转地表达了她们的意思,庆只是用平静的目光望着我,不为所动。

      在与庆交往的时间里,我被庆的平静所感染,慢慢的心态也变的越来越平和,我喜欢听他娓娓讲述圣经,常常觉得他更象一个传教士。同事开始对我们的交谈挺好奇的,因为庆在公司极少与人交谈,与专家们交谈从来都是用英语,即使大家都是中国人,庆始终与他们使用我戏言的“官方语言”。同事们便中午留下来听我们谈些什么,听了几次后觉得无聊,甚至于有的人认为我们两个脑袋都有问题,我们乐得无人打忧。

      庆的经历比较复杂,父亲原为蒋介石嫡系部队的高级将领,在台湾因与蒋的政见不同,受到了排挤,世态的炎凉,生活的变迁让庆对人生有了许多感悟,庆以他四十多年的经历,经常告诫我:要善待人生,要始终保持一颗善良的心。

      圣诞节的前夕,庆要回美国了,庆留下了他在美国的地址,“希望你有机会到美国。”我当时还没有自己的住房,我只留了自己的传呼机号码:998—25208。“你不用传呼机怎么办?”“我会一直用它的,不再改号。你不是说了吗,只要有缘,人生何处不相逢,我们随缘吧。”临别前,庆在我的办公桌前坐了很久,他一声不吭,只是用平静的目光看着我工作,为了打破这沉静的气氛,我故作开心地用广东话说:“终于可以不用听你讲耶穌了。”因为在广东话里,讲耶穌是形容一个人讲话罗里罗嗦的意思。

      庆走后,我常常一个人静静地回味庆对我说过的话,尤其是圣经里的话,我感谢庆让我认识了一个宁静,平和的心灵世界。因为庆的缘故,我从此年年开始重视圣诞节,也是因为庆说的“女孩子不要喝咖啡,对身体不好。”我从此戒掉了从中学就开始喝的咖啡。

      与庆相识的时候,我还年轻,并没有真正理解庆所说的许多话,在传呼机停用的时候,我也没有想到通知庆,庆给我的通讯地址也让我放在找不到的地方了。总认为自己年轻,有很多的机会与时间。十年后还早着呢,更何况二十年,三十年。现在回头一看,不知不觉十年已经过去了,分别时的一句笑语竟然成戡。

      在刚开始的几年,每到圣诞节前,我都会写篇文章回忆与庆在一起的日子,感激庆对我的教导。慢慢的越来越懒的动笔了,只肯用大脑写写。甚至有一段时间我几乎就忘掉了庆,沉浸在自己所谓的快乐中去了。

      这些年,我经历了许多,有无辜的伤害,也经历了极为伤心的片段,我曾经无法坦然面对这一切。我不明白为什么上帝要让我承受这样的惩罚,我善待每一个人,为什么却要时时承受心灵的折磨?我也曾经想过以恶治恶。这时一个人慢慢地顽强地出现在我的脑海,晚上一闭上眼睛,我就仿佛看到庆平静的目光在注视着我,“记住,什么时候都不能放弃自己的原则,做一个心灵纯净的人。”庆说过的话也清晰在耳边响起。

      庆,为什么上帝要让我认识你,你善良的心灵、良好的教养与那些丑陋的心态、肮脏的行为的人是多么鲜明的对比!

      庆,一想起你,我的心很痛!

      你让我今夜无眠......

(二00四年十月三十日写于广西阳朔青年旅馆)



      十八年前写的文字,一直不太愿意回看,总觉得这些文字是那么的幼稚,似乎还有些暧昧的意思。还好,这个网站就是一个真实记录自己心情旅程的地方,不管写的如何,反正是自己当时最真实的情感流露,写了就写了吧,也不用修改或删除。

      到了拿退休金的时候,从经济的角度看,韶关的退休金比广州的退休金足足少了一半。很多人都觉得初选择到韶关工作,丢掉了事业编制,缩水了50%的退休金,现在后悔莫及了吧?若说没有,更多的人会认为这是硬着头皮的说词。经历了几十年的人生,真没觉得金钱是人生的第一衡量标准。绚丽多彩的人生中,多少的愉悦,多少的痛苦,多少的收获,绝不仅是一个钱字可以评判。当然,这样的回答自然会让众多的围观群众嗤之以鼻,那就闭口不答吧。

      现在回看旧文,真的庆幸自己在刚刚到一个陌生的地方,遇上了“庆”这个“美国人”。我们之前截然不同的人生轨迹竟然在这个时点上交汇了,匆匆的相遇,带给我是人生的本质加固。

      圣诞节的前夕,庆要回美国了,庆留下了他在美国的地址,“希望你有机会到美国。”我当时还没有自己的住房,我只留了自己的传呼机号码:998—25208。“你不用传呼机怎么办?”“我会一直用它的,不再改号。你不是说了吗,只要有缘,人生何处不相逢,我们随缘吧。”

      没几年,传呼机被淘汰了,我并未觉得这一失去联系也许就是一生。

     后来,我真的去美国旅游了。但庆的地址已经让我在搬家中不知丢到了何处,只能在美国想想那年帅气的“美国人”。  

      此时撰文,已是分别整整29年之时。人生仍是不再相逢。

      这29年中,善良永远是自己的人之根本,由此带来精神世界的富足更是丰富多彩。很长时间里,一直以为是自己的优良本质带来的。随着阅历的增长、知识的积累,认真想想,是要感激上天的帮助。如若在那个时刻没有遇上另外一个世界的人,我并不坚定的人生信念也许会发生动摇。感谢上天让我认识了以庆为代表的宁静,平和的心灵世界。感谢庆在讲述圣经时常常提到的:要善待人生,要始终保持一颗善良的心。

      分别时,庆说:只要有缘,人生何处不相逢,我们随缘吧。

      也许我们只是短暂相遇的缘,也许此生我们不再相逢,但我很感激这个缘,我们随缘吧。

      

by ami000 | 分类: 随笔散记 » 纪实集 | 评论(0) | 引用(0) | 阅读(127)
发表评论
表情
emotemotemotemot
emotemotemotemot
emotemotemotemot
emotemotemotemot
emotemotemotemot
emotemotemotemot
emotemotemotemot
打开HTML
打开UBB
打开表情
隐藏
记住我
昵称   密码   游客无需密码
网址   电邮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