衣服的故事

[| 晴 2016/11/17 12:23]
| |

点击在新窗口中浏览此图片



      学生时代,每个班都会有几个调皮捣蛋的男同学,弄个小把戏、出个小损坏招惹女同学。我们班的海斌同学就属于典型的“好动分子”,不时地挑战女同学的容忍度,时常遭到女同学的声讨。

      有一个学期,海斌分到了我的座位后面,男同学惯用的猛拉课桌,让前面靠着桌子的同学突然失去支撑吓一大跳的招术已经让我有所防范,这个小坏招一直得不到发挥,海斌就开始动起了脑筋。有一天上课时,海斌把钢笔去掉笔帽,笔尖稍稍伸出课桌子的前沿平面,准备等我靠近他的课桌前沿时,用笔尖“行刺”。

     上课时, 我没有象海斌想象的那样往后靠在他的课桌前沿,海斌不停地往前伸出笔尖,虽然碰到了衣服,但我不往后靠。有时候我感觉到后背象是有虫子爬,回头看时,海斌不是抿着嘴装着东张西望,就是把头一低,用胳膊捂住脸,似乎也没什么问题,我只能狠狠地瞪上一眼,扭头听课。一节课快过去了,海斌的行刺计划没有达到预期效果。

      下课了,女同学偷偷告诉我“你的衣服后背被海斌弄了个钢笔水印。”

      放学回家,脱下衣服才发现,钢笔水印不是一个点,而是一大滩。气极败坏地动手洗衣服,手搓的快掉皮了,墨渍仍然醒目地印在衣服上,这下慌了。那是件当时最时尚的“的确良”衣服,是母亲奖励我学习成绩优异,特意花了“巨资”做的新衣服,还专门带我到连县最老字号的裁缝店,让老裁缝手绣了几朵小花在胸口上。而且母亲是个有洁癖的人,对衣服的洁净要求特别高,把衣服穿成了这样,母亲出差回来怎么交待。

      提着衣服来到海斌家,海斌的父亲史大夫刚刚下班回来,我举着衣报一边哭,一边控诉了海斌的劣迹“叔叔,我洗了半天都洗不干净,我怕我妈妈知道我把衣服穿坏了会打我,我要海斌赔!”

      第二天晚上,史大夫拿着衣服来到我家,一脸内疚地赔礼道歉“我们家海斌太调皮了,把衣服弄成这样,我洗了好长时间,还是洗不掉这滩墨渍,真是不好意思。”父亲赶紧安慰“衣服又没弄坏,不妨碍穿,没事的,没事的。她妈妈出差回来我会说清楚的,小孩子们打打闹闹都是闹着玩的,大人不会当回事。”

      过了一天,母亲出差回来,听说了这件事,勃然大怒“一件衣服,你一个小孩家家竟然敢让大人为你洗衣服,还让人家赔,你真不知天高地厚!”我嘟嘟囔囔地小声辩解“衣服弄脏了,我怕你会打我。”母亲一拍桌子“你这么没大没小,不打你都不行!马上跟我去给史叔叔赔礼道歉!”

      垂头丧气地跟着母亲来到海斌家,心中仍是满怀怨气,对史大夫说了“对不起!”便满怀抵触地低头站在一边肯再认错。母亲只好替我道歉“这孩子太无法无天了,敢让大人帮她洗衣服!还不认错,回家再收拾她!”海斌的妈妈小赵阿姨赶紧把我揽过去,迭声说道”哎呀,都是我家海斌太调皮了,成天欺负人,连学习这么好的孩子都欺负,我们才该打他呢。“

      海斌的行刺活动在妈妈们的相互道歉声中划上了句号。从此,海斌并没有停止他的调皮活动,只是我俩之间似乎由这件事后,进入了长期和平共处的"睦邻友好”状态。

by ami000 | 分类: 随笔散记 » 说笑集 | 评论(0) | 引用(0) | 阅读(648)
发表评论
表情
emotemotemotemot
emotemotemotemot
emotemotemotemot
emotemotemotemot
emotemotemotemot
emotemotemotemot
emotemotemotemot
打开HTML
打开UBB
打开表情
隐藏
记住我
昵称   密码   游客无需密码
网址   电邮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