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贫困不是慈悲的绿叶

[| 雨 2015/05/03 16:31]
| |

点击在新窗口中浏览此图片



才让老师:
         我最近刚才从公关公司跳槽到一家知名外企负责CSR传播。上周,去北京郊区参观一个公益组织的项目点,他们陪伴的对象是那种非常普通的留守儿童,不是那种没鞋子、没衣服、特别穷的留守儿童。项目是我们公司捐款支持的,看到这样情形我有点冒火,觉得公益组织应该把钱拿去帮助最贫困的孩子,而不是这些非常普通、仅仅是无人陪伴的留守儿童。
          我刚到新公司,需要业绩支撑,这些普普通通的留守儿童,没有题材可以做传播,也会影响我的业绩,我该怎么办?


答:现阶段,几乎所有的中国人都会想,钱一定要捐给最穷的孩子?穷孩子最好成绩还特别优秀?做白日梦的甚至还希望穷孩子考上北大清华。

           我也不例外,十几年前资助贫困学生的时候,也希望帮助最穷的、成绩最好的、最讨人喜欢的孩子,希望穷孩子考上大学,改变整个家庭的命运。记得,我曾经在旅途中资助过的一个孩子,替他交完学费没几天,就弃学和大人进山挖虫草去了。那时,山里没有手机、没有网络,事情发生一个月以后,孩子写信告诉这个结局。

            得知孩子弃学的消息后,我也很疑惑是不是自己想用“知识改变命运”蛊惑这个大山里的孩子。在纠结中,我又资助了一个没钱上大学的女孩,这孩子很感动,写信说要好好读书,甚至说要“肉偿”我的资助。之后4年,每年的八月二十八、九号我都会收到女孩子的邮件,告诉我需要多少学费。女孩上的是民航学院,大四那年还要我汇几千块服装费,这次我彻底怒了,打电话到学校质问她为什么不申请助学贷款或者勤工俭学?电话之后,这个女孩就再也没有和我联系过。

           后来,弃学挖虫草的男孩到成都打工,在春熙路的王府井商场卖电动自行车。春节回家的时候,我去看了他,他请我的午餐是肯德基的“川辣嫩牛五方”,我们坐在路边的椅子上一边吃,一边聊天。五年没有见面,生疏感让彼此都觉得有些距离,他已从一个邋里邋遢的“熊孩子”变成了帅气的康巴小伙。这次见面,让我对这孩子的种种幻想全部破灭,非常确定“金钱助学”只能改变自己的想法,未必能改变孩子的未来。回北京后,这孩子打电话找我借了五千块要创业,说赚了就还我,后来就再也没有出现了,他过得好与不好,现在不得而知。

          2008年汶川地震,我在“助学”路上走得心力交瘁。到灾区看到那些倒塌的教室,才觉得”知识改变命运“爱改变不改变其实都无所谓,一个人只要活着,什么时候都有重新再来的机会。从2008年到2011年,我差不多断断续续的在灾区呆了三年,有很多机会和当地老乡聊各种话题,期间目睹了很多荒诞,也看到了很多狗血,我们都做了影像纪录,就不在这里剧透了。我要对你说的是:“找贫扶贫”就是矫情,自己为自己找存在感的游戏,你赋予了“让贫困孩子上学”多大意义,你的道德感就增加了多少水分。回观中国近百年来遭遇之五千年大变化,有钱还是没钱不能完全决定一个人命运,贫困者也许突然暴富,贪腐者花天酒地也许昙花一现。难道你八十岁的时候,有被资助的孩子因作奸犯科或是贪腐入狱,你还打算接受电视采访说:你这么做,对得起我们这些善良的人么?

         “扶贫助学”换不来良好的品德,也换不来爱祖国的热情,它顶多让你在自卑的时候,还幻想自己曾经阔绰过,还帮助过人。就像你现在纠结那些孩子太普通太普通,不能给你创造公关题材,怕工作没业绩被老板炒鱿鱼。作为一个知名公司CSR的传播官员,如果你对公益所有的能力就在“够穷”、“够苦”、“够贫困”上,你可以象广西电视台去年炒作“杨六斤”一样,化几千块钱,找个摄制组让孩子们穿上打着赤脚、披着破衣服配合你拍支宣传片。不过,这几年数码影像技术的发展,社会对“贫困”影像已经只剩下了消费,特别是你加载上商业信息后,大家更是不屑一顾。再说了,改革开放三十年过去了,即便诸如大凉山之类的地区还有些孩子衣不蔽体,解决这样的问题,已经远远不是钱的问题。在中国,今天凡是能直接用钱解决的问题,政府大多已经有行动,你去送钱,对穷孩子来说,无非是发一笔小财而已。很多国家级贫困县为什么不愿“摘帽”,就是在等你这样的冤大头,千辛万苦争取来的善款,送过去就是陪你拍个照片,比雇模特儿贵多了,费力又不讨好。你志高气扬的善举,到哪里就是换照片的烂白菜,想着不觉得丢人么?

          觉得孩子不穷就没有题材可做,你要不说自己是从公关公司跳槽,我还真以为你是从“爸爸去哪儿”剧组被“挖角”过来的。 “爸爸去哪儿”节目之所以这么火爆,就是整个剧组都带着一颗变态的心,四处寻找极端的贫困,然后再和极端富有的城市生活做对比。我劝你啊,对“贫困孩子”不要迷恋,孩子的未来的是无可限量的,童年只是他们人生的一部分,不要因为他们普通,就患得患失,甚至认为会影响到自己的职业发展。

            做CSR传播重点是传播,不是宣传。宣传是你只管自己说,不管别人听不听,就像今天的《人民日报》有人订没人看。既然是传播,就应该学会带着利益相关方参与到这个事情中间来,如果做起来不顺手,该充电就找本社会学、伦理学或人类学的书来看看,不爱看书,听听网易公开课也行。如果你对现在这个项目不满意,就再看看其它公益组织的项目是不是让你满意。从工作到公益,这条路上,认真走下去,你会又大把大把的机会了解社会人心,了解那些普通孩子后面的故事。每一个孩子,每一个家庭,后面都有数不清的情节,你把这些故事讲好了,公司的CSR就传播起来了。孩子生而就是独立的,他们需要的是平平淡淡的陪伴,他们不是满足你“慈悲”的绿叶,资助点钱就梦想孩子能好好上学,改变人生的人是最不把孩子当人的。特别是你,如果被认为“贫困生”才有资助的价值,那你就认同有钱就可以任性,今天你为孩子的贫困悲伤,未来你就会心甘情愿地向“财富”低头。


           好了,我的意思并不是让你见到苦难者而毫无怜悯之心。成年人了,我们需要知道世界上很多事情不单是钱就可以决定,无论对孩子、还是对自己,赶紧在普通孩子中挖掘点钱之外的价值,这些才能真正提升你的能力,展示贵公司的社会责任。
by ami000 | 分类: 他山之石 | 评论(1) | 引用(0) | 阅读(4493)
闲扯谈 Email
2016/06/06 10:12
非常好的回答,确实怜悯之心人人有之,却不可任性施之
分页: 1/1 第一页 1 最后页
发表评论
表情
emotemotemotemot
emotemotemotemot
emotemotemotemot
emotemotemotemot
emotemotemotemot
emotemotemotemot
emotemotemotemot
打开HTML
打开UBB
打开表情
隐藏
记住我
昵称   密码   游客无需密码
网址   电邮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