告慰父亲

[| 晴 2010/02/17 22:21]
| |
      六年前的二月十七日,父亲发病,一年前的年初四,父亲逝去。今天既是二月十七日,也是年初四,两个日子恰巧相遇,更为无法言喻的是另外的巧合。翻看日历得知这两个日子的重叠时,心中便是一惊,生死交替竟在此日相会,一个让我无法忘却,也无法回避的日子。

      一年中,愈加体会失去双亲的孤苦。一年前的许多个春节,小姐姐对我感叹无家可回的伤感,我总不以为然,尤其是前年的年初二,小姐姐酒后的哭泣,只让我误以为酒后的失言。我可笑的认为:养父母已去世近二十年,小姐姐人已深中年,应该从容面对这个现实。

      年三十的年夜饭桌上,咽下一口茅台酒,从前与父亲举杯畅饮茅台,欢庆春节的情景涌现心中,刹那泪流满面,顾不得座中十几年方回国探亲的先生哥哥一家,冲入卧室失声哭泣。此时我才明白,过去自己对小姐姐的劝慰“父母不在了,你就把婆婆当成自己的妈来看待,把姐夫一家人当成自己的家人看待”是多么的幼稚可笑!此时我才理解,小姐姐所说的“看着你姐夫一家人其乐融融,忽然感觉自己是个观众”的感觉并非无病呻吟。


      翻看云心小轩的博客,《我思我父,我痛》让我不加思索首选点开:

      多久了?十九年了,十九年来还是没有勇气面对父亲的离去,思念总萦绕在心头。特别是在这个时刻众人欢乐互祝平安,传递快乐信息之时,我会在某个瞬间从快乐跌入忧伤的谷底。心很痛,很痛。

      今夜,有雾,月儿被薄云簇拥,星星微弱的眨着眼,很希望那是父母关爱的眼神。曾记否,沉浸在这样的眼神里快乐着,享受着。可一场变故,一切都随之消失。

      岁月不痕迹,不打招呼,悄悄逝去,弹指间,我已添白发。然而,对父亲的思念,对母亲的眷念从未随时间久远而淡忘,或许是有着太多的不甘心吧,至今,仍铭心刻骨,依然渴望,依然很痛……


      看过云心许多篇怀念父亲的文章,每次读及都会产生深深的共鸣。如云心文中所述:沉浸在这样的眼神里快乐着,享受着。我们有着相似的生活环境,有着相同的父亲关爱,我们都是享受着父亲的挚爱,快乐地成长,我们是同一类人,因此,我们没有勇气面对父亲的离去。

      此时,我对云心的文字有了更深一层的理解,也对小姐姐这么多年无法抹去的伤感有了切身体会!

      年初一的早晨,睁开带泪的睡眼,回忆着昨夜的梦景:儿时放学后在父亲的办公室中等待父亲下班一同回家,父亲递给我一大捧旧信封,我坐在父亲对面的办公桌前,用剪刀剪下一张张盖了邮戳的邮票,然后用父亲在办公室的饭碗装满一碗水,把邮票放进水中浸泡,等信封纸与邮票分离后,洗净邮票背面的浆糊,再把湿邮票放在一张白纸上, 摊在办公桌上阴干。我静静地忙碌着手中的邮票,父亲静静地忙碌手中的工作,梦中的一切都那么的清晰。

      年初二,踏上了北上京城的列车。

      二月十七日,年初四,在大爷后人的期盼中,驱车来到爷爷、奶奶、大爷、大妈的灵前。净手燃上一柱香“爷爷、奶奶、我爸爸为了工作,一直到走都没能在春节给您二老烧香,今天我替我爸爸烧上一柱香。大爷、大妈,今天是我爸爸的周年,我替我爸爸来看你们了。”



by ami000 | 分类: 亲情点滴 | 评论(2) | 引用(0) | 阅读(3153)
黄蓉
2010/02/23 16:10
不必追!
WIJI
2010/02/22 20:11
龙应台:我慢慢地、慢慢地了解到,所谓父女母子一场,只不过意味着,你和他的缘分就是今生今世不断地在目送他的背影渐行渐远,你站立在小路的这一端,看着他逐渐消失在小路转弯的地方,而且,他用背影默默告诉你:不必追。
分页: 1/1 第一页 1 最后页
发表评论
表情
emotemotemotemot
emotemotemotemot
emotemotemotemot
emotemotemotemot
emotemotemotemot
emotemotemotemot
emotemotemotemot
打开HTML
打开UBB
打开表情
隐藏
记住我
昵称   密码   游客无需密码
网址   电邮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