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原本打算用三篇文章结束《春色迷离婺源行》,可看到身边的、远方的朋友们的《婺源行》收笔时,被延续了的快乐令我忍不住又重新落笔,写下了这篇《春色迷离婺源行----快乐还在风雨后》,也算是对指责我“游记越写越懒,整个一看图不说话!”的朋友们有了一个交待。

      春到婺源,是去年秋天时在心底里暗暗与婺源定下的一个约会,没有什么矫情的理由。


   新年期间,老易从那个四米半通菜出来与我们见面时,就与老易相约“春天去婺源!”

      这些年与老易一起去过几个地方,有三人行的新疆,有二人行的徽州。外在看来,两个不同成长环境的人是截然不同的两类人。虽然老易总说“我是一个粗人,没你那么多的文酸。”虽然在欣赏眼光上与老易有着截然不同的角度,虽然老易身上有着某些我不愿意容忍的“毛病”。但几次行走下来,我发现并不是自己的包容能力有多强,而是老易对我的宽容大之又大。其实自己更是个一身缺点、一身毛病的人,高兴起来玩笑脱口而出,一针见血,没个强有力的神精,一般人还真承受不了我的大实话玩笑。行走时,我的突变决定、拔腿就走、即兴发挥,没有几个人能用包容的心态理解这武断的行事风格。几次的同行,老易尽管也有不悦,可也就在几分钟甚至多少秒内,老易又会绽放他那招牌“迷人”笑脸。虽然每次回来了,彼此都会相互嚷嚷“下次再也不和你一起出去了!”但下次,真诚、宽容、信任还会让我们一起踏上征程。


         决定出行时,经历了反反复复的变故,一台车变两台车,两台车变一台车,人员始终无法确定,好不容易定下来了人,又定不下来出发的时间了。用老易的话说“把人都搞神经了!”临出发的早上,韶关的车与人员通通成了否定式,而老易的车又因为老军医带了广州的朋友成为5人,实在无法再挤下分量不小的我,我在QQ上怒发冲冠地对着老易跳脚“老易,最初是咱们俩的决定,这下好了,你们都去成了,倒成了我没法去了,绝交!绝交!!绝交!!!angerangeranger"

      千变万化的韶关车组团终于在出发的前三个小时尘埃落定!

      为了赶时间,韶关这台车下午五点先行从韶关往南雄上高速出发,老易的车在翁源等老军医从广州赶到汇合后,第二天一早从翁源直接往南雄上高速出发。老易出发前与韶关的车核实路线时,我灵机一动“问问老易,有没有和Ami 联系,告诉他Ami 要坐火车去婺源。”文静的小兔姐姐也显示了调皮的一面,一本正经地通了电话。老易信以为真,马上将情况向全车人通告,车上的人一听也紧张了,扔下Ami 一人坐火车?这多不仗义啊,马上调头到韶关火车站!

      老易着急地与我通话,要知道我的确切位置。翁源到韶关还有百多公里,韶关到南雄近百公里,这些公路都是国道,一兜一绕,可就是几个钟头啊。我不再忍心玩笑,在电话里卖了一个破绽。老易到底是与我相识多年,也知道我的玩劣本性,即刻从一个字中听出了问题“他奶奶的,你个A崽子,敢骗老子,看老子见到你再怎么收拾你个A崽子!”

      到了婺源的晚上,小兔姐姐忽然想起什么告诉我“红月亮好象也说要来婺源哦。”我很惊讶“不会吧,我天天都上她博客,没见她写到呀。元旦月亮她们去江南,约了我和老易一起去,说是原班徽州人马再次汇合。可惜我们银行十二月三十一号要年结,结果没去成。月亮她们很喜欢和老易玩,如果她们要来婺源,会和我联系的。”恰好上周末整理手机电话本,把月亮的手机号码存在电脑上了,一时还没法联系核实。晚上在客栈,打开电脑专门到月亮的博客上翻了一大轮,没见着一个字说到婺源,我还专门守了几趟博客上的走马灯,也没见着象上次徽州行时塔川行终于敲定......一样跑出个婺源行终于敲定......这下可逮着理由了,冲着小兔姐姐直翻白眼“哼哼,啥眼神呀,看看看,没有吧!唉,人老了呀,老眼昏花啊!”小兔姐姐让我这么一说也迷糊了“啊,莫非俺真老糊涂了?!”

      第二天早上在清华与老易的车汇合,老易跳下车,追着我满街跑“奶奶的,老子掐死你!”我在早餐铺的桌子中间绕着弯,还冲着老易喊“我是坐火车来的,哼,我要和你绝交!绝交!!绝交!!!”此后几天,绝交成了使用频率最高的一个词,所有的人稍有不悦,嘴里嚷嚷出来的都是“绝交”。

      晚上,仍是习惯地打开一个个博客,点到老海哥的博客时:一看黄片就知道是婺源,但你未必知道这是婺源哪里。从福州回来途中在景德镇下车去了婺源,到了紫阳镇100大洋包了辆摩托直奔沱川查平坦村,不知谁又给它起了个很好听的名字叫-天上人间。先上几张LX2拍的PP给大家报个到,空下再细聊,上片!再往下看其中一个留言:喜欢摄影就是因为月亮的婺源的片子,结果中毒至深。月亮也该回来了吧?老海哥回复:偶在浙源和她擦肩而过。我一边告诉着小兔姐姐,一边跟着留言:老海哥,怎么会这么巧啊!你不单只是和月亮擦肩而过吧!再往后,还有老海哥给月亮的回复:偶那天回清华路上在浙源看见你和老刘了其他人没见到,你们在路边,因我在车上一闪就过去了也没法打招呼。啊,看来月亮真的到了婺源!而且老海哥也到了婺源!

      早上往江岭赶晨雾,一路狂奔顾不上用对讲机告诉老易,停车拍摄时,我刚说“老易,月亮她们也来了婺源哦......”还没讲出不知道走了没有,只见老易容颜大怒,破口大骂“你这个兔崽子,为什么不早告诉我!”小兔姐姐一旁指正“是A崽子!”老易又重复一遍“你这个A崽子!老子掐死你!”这头还没停口,已经掏出了手机,迫不及待地与红月亮的通起了电话。

      老易的幸福电话状


点击在新窗口中浏览此图片

      老易完全有理由这样甜蜜,我们说到月亮,自然会想起那年的徽州行,虽然在一起只有两个半天,但这短暂的时间却给我们带来了远不止两个半天的快乐回忆。也就是那次的相聚,月亮这帮美驴们一口一个“老易哥哥”,而且是哥哥这个音发成葛葛,把个老易叫的心花怒放,每一分每一秒都绽放着他的“迷人”笑脸。

     ( 追逐秋色徽州行(四)  有缘千里来相会

      还是这两个半天,让徐州这帮驴友们永远记住了广东韶关的“老易葛葛”。去年年底徐州帮计划江南行时,原班人马不约而同地想到了“老易葛葛”,要求同行。当时我和老易商量出行时,不无酸醋地说“老易,还是你面子大啊,这么多人都忘不了你啊。”老易一脸的无辜“人家可是打电话跟你商量的呀。”我翻着白眼“哼,他们是通过我才认识你的嘛,肯定不好意思过河拆桥的嘛,其实他们只想你去的呀,我只不过是捎带着沾了你的光哦。”老易气的直冲我做掐脖子的姿势。那次江南行,因为行程恰逢银行十二月三十一日年结,无法赶赴,不无遗憾地爽约江南。事后我说老易“老易呀,我因为工作去不了,其实你可以自己去的嘛。”这下轮着老易冲我翻白眼了“哼,我才不上你的当呢,我要去了,还不知会落下多少话柄在你手上呢,到时候又该一口一个重色轻友地骂我了。算了,我就舍命陪君子吧。”

      晚上再上博客,不再是老海哥的博客有了婺源,千帆的博客也写到了婺源,想到白天老易的喜与怒,我要通过网络让她们共享,便留言:如果出发前告诉我们一声,那就会相逢在婺源了。当老易哥哥知道我们擦肩而过时,别提有多愤怒了,一个劲地指责我不早说,冤枉啊!千帆回复:那天回来后才知道老易哥哥也在婺源,擦肩而过令人懊恼不已,我给Ami证明,不是你的错,都是月亮惹的祸~~

      之后,老易成了集体的老易葛葛,就连年纪最大的广州叶叔也学会了用普通话叫“老易葛葛”。当老易决定在婺源与我们分道扬镳时,我们不约而同地问道“老易葛葛,你不和我们一起回广东,是要去徐州吗?”老易郑重其事地告诉我们“杭州。”我们异口同声地回应“哦,徐州。”

      与老易出行多次,却从未合过影,在婺源首次合影。



点击在新窗口中浏览此图片


      回到家中,一直等候月亮博客中的婺源行,等了几天,月亮的游记终于出来了,我把留言发上去时,才发现老易竟然也早守在这了:终于等来了。很熟悉的地方,只是错过了见面的机会!月亮回复:与你的擦肩成为此行婺源的一个遗憾~天知道那个在清华的夜晚我们还念起过你和Ami ~可惜可惜~
      “终于等到了!!!天天上来等啊!!!知道我让你老易哥哥给骂成啥样了吗?唉!cry月亮回复:先热烈抱抱亲亲Ami ~说真的~当我知道我们居然那么近的擦肩时也是万分遗憾啊~一次同行的快乐已成为经典的回忆~所以常常念叨你和老易哥哥~还是联系少了~以后彼此要常通报行踪哈期望下次我们有机会再同行~~~


点击在新窗口中浏览此图片点击在新窗口中浏览此图片


点击在新窗口中浏览此图片点击在新窗口中浏览此图片

      千帆写到:青梅酒清澄碧绿,糯米酒色白而浓,也是几盘野蔬,一炉炖风鸡,我们端坐堂前把酒言欢,半酣之时,你说人生得意须尽欢,莫使金樽空对月,我说人生几何,对酒需当歌,兴起,几人借上老人家的衣服穿上,故意扣错扣子,坐在堂前的椅子上,一个个俨然《甲方乙方》里的地主老财,只差打听孩她娘给卖到何处去了,把客栈的两位老人家乐的合不拢嘴。

      从千帆的文字,到月亮的文字,再到老刘的图片,熟悉的场景、熟悉的面孔,熟悉的文字,组成了一幅生动的画面。我仿佛置身其中,真真切切地感受到了他们的快乐。

      特别认同月亮的这段话:这几年来,随着脚下道路的延伸,同行过的人也已很多。恋恋风尘里,无论是戈壁苍茫,还是小桥流水,都离不开对风土人情的贴近和对同行伙伴的相依。能一直同路并相伴永远的必是知性相投,灵魂同样沸腾着的,这样的伙伴,彼此愉悦,我愿意视为财富而倍加珍惜。      

      有着长年外出行走经历的人都知道,要找一个合拍的旅伴的确太难!家门外,旅伴不仅限于结伴同行,还有着彼此之间的信任、坦诚、包容,共同面对行程中的未知困难。如若彼此猜忌、算计、不愿意牺牲丁点利益,唯我独尊,与这样不合拍的旅伴出行会把整个行程破坏的如同一场噩梦。 因此有人夸张地说“找一个好的旅伴比找伴侣还要难!”同行的过程中,时间就是最好的试金石,每个人的优点、缺点在这每天的二十四小时中,悄然无声地暴露无遗。

      这年头,人人都强调自我,彰显自己的个性,尤其是有着一点文化水的人,更是自我极度膨胀。日常生活中,我们要做一个好女儿、好妻子、好母亲、好儿媳、好朋友、好同事......我们承担了太多的责任,已经很累了,我不希望在放松自己的出行过程中,承担太多的压力,再为自己套上忍受的枷锁。同样,在我不愿意忍受别人、需要别人忍受自己的同时,别人也拥有着与我一样的心情,为了减少相互之间因此而产生的矛盾,我更愿意独行,让自己得到彻底的放松。我更愿意在旅途上偶遇知性相投的同行者,让放松的行程锦上添花。
    
    
     未能善始善终的婺源行究是留有遗憾,回来的文字精而又简,老友问道“婺源好象并没真的让你感动。”几分惊讶,几分拒认,却抵赖不了白纸黑字“看看你的秋色,看看你的春色,通通平淡如水,若是开心,岂能惜字如金,其实你应该一字不写,归入“瞬间定格”更合适!”心底暗暗为老友竖指,知己便是如此,自以周全仍是暴露无遗,只得呵呵傻笑不予细说。

      原以为离开了婺源便是结束了这场婺源行,想不到网络却为我们续上了最后一笔,你方唱罢我又登场的一篇篇博客文章,将我们的婺源行推到了高潮。行走在网络这无形的婺源行中,感受到了未曾有过的快乐,真真就是:快乐还在风雨后!


by ami000 | 分类: 行游摄述 » 中华行 | 评论(5) | 引用(0) | 阅读(3851)
紫烟
2011/03/07 22:03
见文如见人。。。
kexin
2009/04/06 16:38
终于去了!也是约好了,和匆匆,加入他的团队,结果改期,又未果。
只好兴叹了。
ami000 回复于 2009/04/06 18:33
没关系,还有来年,也许会更快乐!
黄蓉 Homepage
2009/04/04 18:36
哼!哼!哼!生气中~太tm不够意思了,绝交!!!
ami000 回复于 2009/04/05 11:35
别价,别价,没让你去是对的呀!sweat
伐木工人
2009/04/03 23:27
如果要我写那么多字,最少三天!
ami000 回复于 2009/04/05 11:35
啊,不通又是用脚趾头写的吗?shock
小兔
2009/04/03 09:37
确实,从婺源回来,急着看相机里的照片,也想着好好写点文字,给期待我远行回来后共享的朋友们一个交代。可惜,竟没有一点写字的感觉(这一句曾写在博客里,后来删了)。都是勉强凑的几句。
很同意Ami的说法,而且我也是更多地在月亮她们的博客里感受到了他们那种同行的快乐。很羡慕!
ami000 回复于 2009/04/05 11:34
我不过是写了写实话.evil
分页: 1/1 第一页 1 最后页
发表评论
表情
emotemotemotemot
emotemotemotemot
emotemotemotemot
emotemotemotemot
emotemotemotemot
emotemotemotemot
emotemotemotemot
打开HTML
打开UBB
打开表情
隐藏
记住我
昵称   密码   游客无需密码
网址   电邮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