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龚滩,是乌江流域上的著名险滩之一。地处重庆酉阳西部,与贵州沿河县邻界。据史书记载,此滩是由于明代万历元年(公元1573年),酉阳山洪暴发,凤凰山垮岩,堵塞乌江河道而形成的陡滩。

      龚滩西岸,悬岩高耸,直插云天,悬岩之上,鸟语猿啼,古木森森,有名的蛮王洞就在其间。东岸坡势较缓,龚滩古镇,即座落其上。土家吊脚楼,依山而建。公路蜿蜒,直上云天,镇上有明清古建多处,其中川主庙、三教寺等,较为有名。复有众多古碑,原貌犹存。其中有上不沾天下不着地碑,有倒刻无量佛碑,还有明代万历年间的“第一关”双钩题刻碑,至今仍完好无损。有旅游价值的还有宋代四方井、摩天石柱、一沟十三桥和五十年代兴建的一度称冠世界的龚滩大石拱桥等,为龚滩这个地方增色不少。



点击在新窗口中浏览此图片




       为什么要取名为“龚滩”呢?

      有人说,是因为这个滩的东岸居民,姓龚的人特别多,而且是望族,故名龚滩。也有人说,无论过去和现在,这里姓龚的人家都不多,显然龚滩不是以姓氏命名,而是对“龚”字另有解释。说是“龚者大也”。龚滩就是大滩。这种说法,考诸典籍,似乎不能成立。

      还有人说,龚滩的得名,是在很古以前,有一姓共的氏族首领,因避难,逃到夜郎与黔地接壤的乌江大山之中定居,为了避免暴露贵族身份,就隐姓埋名,改“共”为“龚”,取意为“共氏的后人,都是龙的后代”。“龚姓”居住于乌江滩旁,故称龚滩。此说是否正确,也难判定。

      民间还有一说,就是乌江与阿蓬江,是由大小两条龙共同开凿而成的,乌江为乌龙前进的路线,乌龙体大力猛,它由黔东北向川(现重庆)东南前进,经过很远的路程,才到川黔交界的地方;阿蓬江为阿龙前进的道路,阿龙体小力弱,在川东南行走不远,就在川黔交界的地方与乌龙汇合了。这两条龙会合之后,就共同努力,奋力越过了川黔交界处的峡谷,形成了一处很陡的水流湍急的险滩。人们就称之为“龚湍”,又称为“龚滩”。说明这个险滩,是由两条龙共同开成的。这一传说给龚滩名称的由来,蒙上了一层神秘的色彩。

      龚滩这个地方,在古代是通向五溪和夜郎的咽喉,是军事要地,如今是渝、黔两省水路运输的动脉和纽带。龚滩上面的龚滩古镇,历来是万商云集的要埠。古代是川盐重要的水上转运站,如今水陆交通更为发达,车船如织,百业俱旺,古镇换新颜,成了党代渝黔边陲的一颗灿烂的明珠。

      地处酉西边缘;居阿蓬江与乌江交汇北测,隔乌江与贵州省相望。数百年前的一天,西江边陡然山崩石飞,巨石隆隆倾砸入江,滚滚乌江一时惊涛裂岸,乱石穿云,千里航道转眼被拦腰截断。一块块石头,一堆堆暗礁密布由在两公里长的河道上,形成了一个白浪乱滚,礁石狰狞的滩,这就是龚滩。龚滩古镇最著名的两大奇绝是吊脚楼和青石板街。龚滩吊脚楼从南宋一直修到1963年,其中不少已饱经乌江风云,人世沧桑,不少已有100年以上的历史。其经久耐用程度与现代建筑媲美。古镇吊脚楼还颇含艺术与文化品味,如西望牛郎山的织女楼,数吨重的鸳鸯楼,亭台楼阁式的绣花楼等,难怪著名画家吴冠中到此一游时,用了“琼楼玉宇”来赞赏它。

      龚滩镇的另一奇绝是一条青石板路,长达两公里的老街,全由一块块青石 铺成。青石年代古远。一年年一代代被赤脚、草鞋、布鞋胶鞋、皮鞋踏磨得光滑玉润。青石板街居然可坐、可行、可卧而无需担忧一身尘土。走在这绝无车踪喧哗的石板路上,应接沿街翘角飞樊檐犬牙交错临空扑来,其间有摩崖石刻"第一关"七百余年的"四方井"。一种悠远古朴的历史回归感和传统文化的浸润感由然而生。据专家考证,此石板街是长江沿岸目前保持最完整,且极具观赏价值的石板街,难怪中央电视台,重庆电视台等多次到此摄外景。不由想起白居易的诗句“人间四月芳菲尽,山寺桃花始盛开。长恨春归无觅处,不知转入此中来。”

  

1、开篇


      仅以此帖感谢深蓝海shi、为爱放逐天涯、matamata、轻轻轻飞舞及回帖的天涯的XDJM们!

      去之前,深蓝海要求我回来后一定要发帖子,说实话,我是没有勇气发这个帖子的,因为为爱、大雨如注、深蓝海、好吧好吧都把龚滩的每一个角落拍遍了,而且好评如云。我深知自己水平有限,真不敢丢这个人。但龚滩之旅却让我有了发帖的信心,如果没人看,就当成一次练笔吧,因为这次的行程充满了许许多多有趣的花絮。

      2、初尝长途颠簸的滋味

      看了为爱的“龚滩—消失的千年古镇”的帖子,龚滩就深深地吸引了我,我知道,我一定会去这个地方的!接着深蓝海shi、好吧好吧都陆续地发了龚滩的帖子,我着急地招兵买马,希望能有同行者。可是应者寥寥,看来只能独行了,应征的帅哥看我真打算独自动身出行,既然已经应征了,又出于同情心,就勉为其难地做了“护花使者”,终于在12月9日下午踏上了行程。

      10日早上8点到达吉首车站,下车顾不上吃早餐就先到汽车北站买到酉阳的车票。(在走之前,我多次在网上向深蓝海和为爱咨询了去龚滩的路线,深蓝海还留了手机号给我便于联系。)哈哈,竟然有8点半的车哦,太好了,这样就可以在天黑之前到龚滩了!

      买好了票,转身看见车站的工作人员,我礼貌地请教:“到了酉阳站下车是不是可以直接在那的车站坐到龚滩的车。”工作人员的回答让我险些倒地“龚滩?是哪里?我不知道哦。”啊,不是龚滩无名的让人如此地不知吧。定定神站稳了,再找人问问吧?看看身边的人真不敢再问了,怕下一个人反问我“有这个地方吗?”对,打电话给深蓝海!壮着胆拨出了号码,一个陌生而又亲切的的声音“你好!”松了一口气!深蓝海耐心地告诉我到了酉阳如何坐车,心终于放回了肚里。

      在车上好不容易熬到了8点半,司机的影子都不见,同车的本地人看我着急的样子,好心地安慰我:不要急,车要到9点半才开的。天哪!还要等一个小时?怪不得为爱和深蓝海都告诉我要9点半才有车!这里是什么时间观念啊!

      终于在9点半前开车了,一进入花垣境内,可怕的塞车开始了,好在有行前深蓝海的提醒:这段路堵车堵的厉害。


      

堵在路上的闲拍。

点击在新窗口中浏览此图片

点击在新窗口中浏览此图片



  
       3、落荒而逃的龙潭

      摇啊摇,好不容易在下午3点半摇到了龙潭。哇,整个龙潭都笼罩在滚滚的尘土中,只见龙潭镇的路剖膛挖肚地在大修公路。算算时间应该赶的到龚滩,我下车问路边小店老板娘会堵多久的车,老板娘热心地告诉我,每半小时放一次车行。

      心安地上车等候放行吧。昏昏欲睡时,信息来了,深蓝海的:到了酉阳了吗?一看表:4点半了!不是半小时一放行吗,怎么一小时了还没动呢?再看帅哥早让车摇的面无血色陷入昏睡之中不醒。

      回复信息:呜呜呜......才到龙潭,又遇堵车。

      深蓝海:龙潭到酉阳还要一个多小时,酉阳到龚滩也要一个多小时,加上换车,要三个多小时,如果再堵车,到了酉阳可能没车去龚滩了,不如在龙潭住一晚。

      是呀,现在快5点了,可是还没有通车的迹象,叫醒帅哥商量一番,下车!


点击在新窗口中浏览此图片




     走之前,深蓝海和matamata就建议我到龙潭看看,尤其是matamata,说龙潭是不能不去,深蓝海告诉我镇上有一个教堂引起了我的兴趣,因为许多年前我差点成为教徒。

      在寻问老街时,有一个老大爷竟然听不懂我的普通话,好在旁边有个年轻的妇女热心地指点了方向。引发了好一阵地反省:是不是自己的语言有了问题,哈哈......我可是说得一口标准的普通话啊!

      刚走进老街,只听噼噼啪啪的鞭炮响起,咦,这个时候怎会有此声音?莫非这的人是习惯傍晚开张大吉?

      拦住路人询问教堂和客栈在哪,路人一指响声的方向。火药味越走越浓,我和帅哥还笑谈多年闻不到这种味道,快速地缅怀了一番从前过年的鞭炮和烟花。边走边说来到了响声的发源处。啊!原来是办白事啊!从老屋里还传出了阵阵的哀乐......感觉到背上一阵发冷,一种叫鸡皮疙瘩的东西迅速布满皮肤的每一寸地方,默念着阿弥陀佛低眉垂眼地从老屋的门前快步走过,在走过门口的一瞬间,还是忍不住用眼角描了一下门前的灵桌,一位慈眉善眼的老大爷照片被供奉在桌上。

      走过这段街才松了一口气,就听见后面有人在叫我们,原来是那位热心的路人追了上来,“你们走的好快呀,我追都追不上,你们走过了,客栈在这边。”啊?又要返回刚才的方向?跟着这位热心的路人回到的地方竟然是办白事的人家!我又在心里打小算盘了:似乎是什么地方有个习俗是见者有份,难到是让我们先吃一餐白事酒席?想的太美了!路人把我们带进了办白事对面的人家。哦,原来“老镇客栈”在这。老板热情地招呼我们坐下休息,那让人发慌的乐曲顽强地往我的耳里直钻,听得我心里只发毛,可怜巴巴地望着帅哥,天,帅哥竟视而不见,直奔厕所。我赶紧找说:“我们先去教堂看看,回来再住。”“教堂就在我家后面,现在下班了,明天才看的到,你住下吧。”“那我们商量商量再说。”帅哥轻松完毕,也终于领会了我的眼神,背上行囊吐出一个字:“走!”

      虽然没有在龙潭久留,还是介绍一下龙潭吧。

      龙潭古镇,始建于清乾隆元年(1736年),时设州同佐理州事。民国初年州改为县,设县佐。民国二十年(1932年)实行商团合一,设总正。民国二十四年(1935年)设镇。龙潭古镇至今仍保存有距今已200多年的石板老街、四合院、封火墙是其独特的建筑。镇上以火砖砌成的围墙,高达十几米或二三十米不等,再用铁或木料砌成约1米高的楔子护墙,内修房舍。一层楼名“印子屋”,其形像一枚方印,此即独具特色的封火桶子。

      龙潭镇位于重庆市酉阳县东南部,距县城30公里。因镇上两个氽水潭,形似形似“龙眼”,常积水成潭故名“龙潭”。面积7.2平方公里,是3.5万土家、苗族、汉族等民族聚居地。清雍正13年,(1735)被一场大火烧毁,才迁往龙潭河(古称湄书河)旁重建。凭借龙潭河、酉水河之便,逐渐发展成为重要的商业集镇,古称:龙潭货、龚滩钱。

      石板街从瓦厂弯(牌坊)经永兴街、中心街、永胜街至永胜下街的梭子桥(垮纸厂沟)全长约3公里的石板街被磨的青幽如玉,光可鉴人。另一条街起自福兴桥、下抵江西潭顺河街、全长0.5公里,主街宽约5米,全用方块青石铺成,因年代久无,历经行人步履,石板光滑,行走其间,尤须格外小心。

      古建筑,由南向北河作长形分布,房屋总建筑面积86473平方米,宅基阶沿多为细钻条石砌成,大街小巷均为石板路,其多梯坎。如名古建筑,禹王宫、万寿宫、祠、庙宇、天主教学、经院、书院等,公共建筑均以巨木作梁柱,院落间常见青砖花墙盖瓦,以石灰粉檐,沿街一面全为店铺,开间大小不等,但庭院幽深,内有二、三重天井,后面作主宅或仓库,部份富裕商家内设亭阁花园,水榭戏台,廊廊回环,很有气派。50多座土家族民居建筑----吊楼形态美观,翘角飞檐。150余堵封火墙把古镇隔离出200多个古朴幽静的四合院,其中有著名的赵世炎的故居,丁铃笔下的酉阳中学(龙潭中学)和好友“梦柯”(王剑虹)的旧居都在这里。

      龙潭,山清水秀,人杰地灵。龙潭民族文化源远流长,在清代就设立了公学。1925年,四川省立第五中学就设在这里。国民党元老、孙中山大总统府秘书、原四川省人民政府参事王勃山,老一辈无产阶级革命家、中国共产党创始人之一、中国工人运动著名领袖赵世炎,老一辈无产阶级教育家赵君陶,原中共中央华北局书记处书记、中共北京市委第二书记刘仁,原华北区军委书记张朝宜,老一辈无产阶级革命家瞿秋白的夫人王剑虹等,都诞生在龙潭古镇。龙潭历史悠久,依山傍水,砖木结构的民居鳞次栉比,用火砖砌成的风火墙到处可见,其中以户为主体,高约十多二十米或二三十米。木结构的房屋,一般人家是“三柱四棋”、“三柱六棋”、“五柱八棋”,大富人家有几个“四合天井大院”,院内有一间叫“中堂”,是作为祭祀祖先、迎接宾客和办理婚丧事的地方。用木板铺成的楼板,是读书楼,绣花楼或陈放楼。临街用木板装修或以砖泥砌成的柜台,是主人出售货物的地方。特别是蜿蜒两公里多长的石板街,全系青石料铺就。多数为五行石板,最宽的有九行石板。如遇高低不平处,就垫成梯形阶坎,七至十余级不等。古镇上,文昌宫、天后宫、轩辕宫、禹王宫、万寿宫、龙王庙、火神庙等古建筑窗棂门楣,画栋雕梁,飞檐翘角,秀丽壮观。在春秋阁的关公像前,河北一位诗人题有:“匹马斩颜良,河北英雄齐丧胆;单刀会鲁肃,江南名士尽低头”的楹联,字迹有力,铁画银钩。1939年抗日战争时镇上兴建的“抗战建国阵亡将士纪念碑”,由国民党陆军第二军103师师长何绍周题词“唯我将士,民族之光,牺牲热血,固我金汤,勒石纪勋,百世勿忘”的碑刻,现已由当地政府修葺一新。 龙潭,风景如画,美在天成。境内的黄龙上滩、猫儿镇潭、仙人挂榜、懒蛇下山、罗汉岩像、二龙滚江、九桥溪泛、龙洞堡山等名胜,景色优美,风光迷人。在浓郁的民族风情中,春节的灯会,火树银花,鸭子龙、脱节老龙、火龙与狮子灯、篷篷灯、花灯、牌灯并驾齐驱,翩翩起舞,热闹非凡;小端阳的龙舟竟渡与大端阳陆地上的干龙船过街,独具特色,妙趣横生。龙潭古镇,民族风情浓郁,是专家、学者、作家及诗人采风的好地方。苗族著名作家沈从文,在龙潭写过18岁古怪“女匪首”王幺妹的故事;著名女作家丁玲,也描述过古色古香的龙潭中学,戏剧作家田汉,在他离别龙潭的时候,吟下了“酉阳孤塔隐山岚,巨石撑天未可探,闻道鲤鱼多尺半,把竿何日钓龙潭”的七绝诗。1931年,著名画家张大千的兄长张善子的学生关元琨,在龙潭古镇江西潭畔的中山公园,举办了两次“虎画展”。抗日战争时期,为了躲避日寇侵略,龙潭成了国民政府金融、纺织、汽车、军工之搬迁地,镇上居民猛增到五万人,当时被誉为“小南京”而美名远扬。
 
 
      4、“夜遇拦劫”

      逃出龙潭,与帅哥决定今晚无论如何都要赶到龚滩,哪怕是花多点银子包车!幸运的是,到了酉阳上的第一辆车的司机就是龚滩人,我们连价都没砍就按照司机开的价直奔龚滩。

      司机是个热心的健谈之人,车开的很稳,一路上不停地介绍酉阳的情况,每过一个小镇都会告诉我们镇子的名字与特色。

      忽然前面一辆车半横在路上,只见路上黑压压地站着一群正在前拥后挤活动物体,有人在做停车的手式。呀!脑海里闪出的是:拦劫!

      车缓缓地停了下来,真是被拦了,不过不是劫。看看路上黑压压的是什么吧!


    

拦劫者


点击在新窗口中浏览此图片



      原来是遇上了装羊车,路上密密麻麻的全是羊,夜色中也看不见羊们都在哪,朝着有咩咩叫的地方一通猛拍,哈哈,是不是发现PP中的羊们全都两眼放光。

      快到龚滩的一个小镇上,我们竟然又遇到了办白事的,天哪!今天是怎么了,为什么一而再地遇上这等事?真不知是好是坏。


    5、赶的早不如赶的巧

      终于在8点半钟来到了龚滩,一进小镇,司机就亲切和这个打招呼,和那个打招呼,看来他是龚滩人还真不是骗我们的。

      司机告诉我们说镇上的旅游公司的经理是他一起长大的兄弟,他带我们找经理联系明天的乌江百里画廊游。车一直开到了江边的码头上,因为有了为爱他们的帖子,我对龚滩一点也没感到陌生。

      司机带着我们顺着石阶往上爬到了半腰的“旅游公司”,经理告诉我们,游船要满12人才能开船,55元/人。到目前为至,小镇只有我们两个游客。“不是吧,今天是周末啊,怎么会没人来呢?”我心存侥幸:“会不会来了游客你不知道呢?”“不会的,只要是有游客,我们各个客栈都会通知我这的!要不你们先住下,看看明天会不会有人来,要不就包船600元。”12个人啊!600元啊!看来百里画廊游是泡汤了,我连回答的懒得回答了,只有先住下再说吧。

      垂头丧气地离开了旅游公司的房子,又听得身后叫喊我们的声音,是屋里烤火的一位老伯在叫我,认真听了半天才明白,他说明天他的船到上游的清泉乡去赶集,坐赶集的船可以看半程的画廊景色,船票才5元钱一位,问我们去不去。万岁!我真恨不得亲老伯两口!老伯又交待我们,明早七点准时开船,要早一点到码头。我把头点的就快象鸡叨米一样了。后来问过了杨妈妈才知道这里是5天一集,看我们赶的多巧啊,这就叫赶的早不如赶的巧!

 6、回家的感觉

      从旅游公司出来,司机把我们带到了“杨家客栈”。推开杨家的门,只见一家人正在围着炉子看电视呢,好一派温馨的家庭景象。杨妈妈的话更是让我险些掉泪:吃饭了吗?想吃点什么?我这就去给你们做。杨妈妈和杨家媳妇手脚麻利地忙了一会,几个好菜就上桌了!

      可口的晚餐


点击在新窗口中浏览此图片



 7、乌江短程游

      六点钟艰难地从床上爬起来,吃完杨妈妈做的醪糟汤元,跟着邻居大妈往码头赶去。天还没亮,小镇静悄悄,青石板街上只有我们三个行人。

      清晨的江边小舟


点击在新窗口中浏览此图片



      七点钟到了,船却毫无开动的意思,我着急地问船工:7点准时开船吗?船工笑咪咪地告诉我,还有一些人没来,要等等他们,再等一会就走了。快8点了,还是没有开船的意思,我着急地从船头到船尾走了一遍,又爬上船舱顶做了一番眺望之式,吓的船工直担心我从船顶上掉下来,反复叮咛我要小心。

      这是在船舱顶拍的村民们拿到集市上卖的烟叶,上船时我们辨认这是什么时,帅哥肯定地说:笋干!



点击在新窗口中浏览此图片




      五十年代兴建的一度称冠世界的龚滩大石拱桥

点击在新窗口中浏览此图片

      岸边巨石

点击在新窗口中浏览此图片



       船开了快20分钟,到了土坨子峡,这里滩大水急,人要上岸步行到峡的前面再上船。岸上的路险象患生,可以说根本就不是路!最险的地方左边要紧贴着悬崖绝壁挪过去,右边是浪涛滚滚的乌江,而且脚下的路还是刀刃一般的岩石。


    

岸上的羊肠小道

点击在新窗口中浏览此图片


     这就是最险的地方

点击在新窗口中浏览此图片



      船加足了马力冲击激流,看看船尾冒出的黑烟,但最后还是被激流冲了下去

点击在新窗口中浏览此图片

点击在新窗口中浏览此图片




      几番努力船还上冲不过这片激流,只好停靠到对岸把货物卸到另一条船上,空船冲击,再加上岸上的拉纤共同合作,这才冲过了激流。后面的船靠前面的的牵引,也冲上了激流。看来在困难面前只有齐心协力才能共渡难关啊!

      等候期间众生相。


点击在新窗口中浏览此图片

点击在新窗口中浏览此图片

点击在新窗口中浏览此图片

点击在新窗口中浏览此图片

      沿岸风光

点击在新窗口中浏览此图片

点击在新窗口中浏览此图片

点击在新窗口中浏览此图片

点击在新窗口中浏览此图片




       8、廊桥专集

      因为有了廊桥,才让我有了发帖的信心。为爱和深蓝海都没来到廊桥,我才有了机会介绍龚滩的另一个画面。

    无钉廊桥 位于乌江边的清泉乡。廊桥始建于清同治十年(1871年),桥长32米、宽4米。桥上九间瓦房,两侧是木栏杆。这座大桥从桥下25米跨度的木拱,到桥面上的柱梁、地板和两侧的木栏杆,竟没有一颗铁钉和螺丝,全部用公母榫配合固定。它历经120多年的风雨,至今仍完好无损,真乃古建筑中的上乘之作。


  

  无钉廊桥

点击在新窗口中浏览此图片

点击在新窗口中浏览此图片

点击在新窗口中浏览此图片

点击在新窗口中浏览此图片

点击在新窗口中浏览此图片



      从廊桥栏杆中往下拍到的桥下峡谷

点击在新窗口中浏览此图片




    

廊桥下的我

点击在新窗口中浏览此图片

点击在新窗口中浏览此图片


      中华第一大石磨(直径4米)

点击在新窗口中浏览此图片

点击在新窗口中浏览此图片




      9、清泉集市集

  从廊桥回来,时间有余,慢慢地逛逛集市。

  
    

山民的柑子

点击在新窗口中浏览此图片


      赶集的婆婆

点击在新窗口中浏览此图片


      集市上的小吃摊

点击在新窗口中浏览此图片

     卖烟叶的老人


点击在新窗口中浏览此图片

      重庆老汉

点击在新窗口中浏览此图片



      背篓里可爱无比的小宝宝

点击在新窗口中浏览此图片



      
      10、乘船拐骗记

  在回龚滩的船上,大概我这个外乡人引起了别人的好奇吧,坐在旁边的小MM总忍不住地想逗我,反正是1个多小时的行程,那就满足她的好奇心吧。


点击在新窗口中浏览此图片

    好奇的眼神

点击在新窗口中浏览此图片



      小MM不明白怎么马上就能看到自己的照片,第三张照片,就知道摆出最佳姿势了!

点击在新窗口中浏览此图片



     好,把小MM吸引过来了。我关掉了相机,和小MM聊了起来,这小丫头可一点也不怕生,呱呱的乡音让我好一番连猜带想地才明白她说些什么,得知了她父母在舱里忙着不知是打麻将还是打牌,我决定试试自己的拐骗术到了几级。“你跟我去龚滩吧,我给你买好吃的,买漂亮衣服,天天都给你照像。” 小丫头一听来了精神,连忙点头答应。正在窃喜,“我要问过我妈妈给不给我去。”呵,还蛮有警惕性嘛。小丫头欢快地跑进了船舱,片刻,舱口探出一颗充满怒气的脑袋,我赶紧以一张灿烂无比的笑容迎了上去,警惕的目光从上到下、从下到上地打量了几遍,大概觉得我还不象个坏蛋,脑袋又缩回了舱里,但小丫头却不再放出来了。呜呼,拐骗计划宣告失败!

    不幸湿身,船行驶到土坨子峡时,一个急浪打过来,舱外的人全遭湿身洗礼

点击在新窗口中浏览此图片




     11、小镇半日游

  发到这里,我最大的担心就是与所有发过龚滩帖子的PP会有所雷同,毕竟镇子就这么大一点。我又不舍得放弃,没办法啊,如有雷同,纯属巧合吧。
  
    子南茶座的午餐,从我的吃像上就可以想的到:味道好极了


点击在新窗口中浏览此图片


      午后的小镇静悄悄
  
点击在新窗口中浏览此图片



     冉家媳妇熟练地摆好道具让我们拍照


点击在新窗口中浏览此图片




      镇上的许多街道上都贴有介绍冉家的招贴,但冉家院子给我的印象并不象介绍的那么好。反而我觉得夏家院子给我的感觉还不错。从冉家出来时,终于看到了游客,是一对从成都市来的恋人,一听说我们刚游了乌江,去了廊桥,女孩子立刻捶打男友,怨他昨晚停宿酉阳,如果一鼓作气到龚滩就可以多游一些景色了。几句话后我们分手告别,没想到几小时后我们会一起玩出开心无比的游戏,后面我会专集分解......

      从院门口望去的夏家院子


点击在新窗口中浏览此图片


     夏家主人与他的院子


点击在新窗口中浏览此图片


      遥相呼应

点击在新窗口中浏览此图片


      迂回而上


点击在新窗口中浏览此图片


     桥重桥

点击在新窗口中浏览此图片



     深蓝海说他的PP是跳下桥下拍成的,我的PP是这样拍成的.

点击在新窗口中浏览此图片


     西秦会馆门口的下一代

点击在新窗口中浏览此图片



     凌乱也掩盖不住的美色,看看上面PP里左边的小男孩的眼神就知道了


点击在新窗口中浏览此图片

     有着七百多年历史的四方井


点击在新窗口中浏览此图片



      12、真假蛮王洞


      隔岸拍的蛮王洞


点击在新窗口中浏览此图片

     没挡着蛮王洞吧?

点击在新窗口中浏览此图片



      拿姿做态地照了一通,猛然发现左上方......

点击在新窗口中浏览此图片

点击在新窗口中浏览此图片



      在隔河相望的悬崖峭壁上,有一菱形溶洞,洞口有两座古式木质建筑的楼阁,一半在洞外,一半在洞内。洞内有一尊菩萨,供着“蛮王”巴子酋。相传,秦惠王灭巴,巴子有弟兄五人,流入五溪,其中一支,即率部族百余人,由枳江(今涪陵)溯江南上,深入酉溪,因在征途中屡遭当地人的狙击,复被围困于洞中,无力进展,据洞固守数年。后来,改变了用武夺地的策略,主动与土著人搞好团结,互通往来,助其农耕,亲如兄弟,并在土著人的配合支持下,巴蛮王做了酉溪之长。为了纪念这位“蛮王”对土著人的友好,后人修建了名 ;叫“蛮王洞”的庙宇。庙宇四周皆为绝壁,面向乌江,仅有一条羊肠小道通往洞口,洞内一边楼阁依形贴壁而建。“蛮王”神龛前,四根大圆柱,直径50多厘米,上端枘洞凿孔,下端矗立地上,十分牢固。神像后有一横行暗洞,可通十五里处的上坨子滩。洞顶边缘有钟乳石,千姿百态。峭壁离地七八米处有一斜形小缝,人们每逢“蛮王”香会时,都要爬行至洞中取来细腻粘滑的棕红色泥土,做成各种玩具,坚硬美观,经击不碎。洞口石壁两旁,历代骚人墨客多题咏其上,可惜年代久远,诗句莫辨,唯龚滩秀才杨芝田:“洞口森森树色青,洞中楼阁半藏形。楼下大江东逝水,浪花翻处白如银”七绝诗一首清晰可见。清末学者罗次仁;“上一屋楼又一楼,目空两岸气横秋。波涛滚滚鱼龙化,山径幽幽草木柔。洞口风狂鸣铁马,滩头雾密起沙鸥。笑他乱石顽如我,甘卧江中让各流”的七律诗。离洞数十步,还有清代书画家孙竹雅书刻:“惊涛拍岸”四字。

点击在新窗口中浏览此图片


      蛮王洞前女蛮王!


点击在新窗口中浏览此图片


      13、到此一游

      乌江边堆放着许多这种巨大的青石板


点击在新窗口中浏览此图片



      应是乘凉纳暑之用!

  看看大小多合适!尽管遭到了帅哥的极力反对,但仍坚持信念不改,且立此为照!



点击在新窗口中浏览此图片





  龚滩基本就算游览完毕,总觉得应该大笔一挥:到此一游!尤其是这个即将消失的古镇。可信手涂鸦之事应该不是我等所为,这个创意如何?

点击在新窗口中浏览此图片

      最新环保题字:到此一游!

点击在新窗口中浏览此图片



      14、杨家小憩

  从江边回来,实在是累的不行了,杨家媳妇沏上了这里的老鹰茶给我们解渴,真是个漂亮又善解人意的好媳妇!不由得又开始胡思乱想了:如果弟弟能娶上这么一个媳妇就好了,是不是问问杨家媳妇还有没有妹妹?


点击在新窗口中浏览此图片  

   和蔼可亲的杨妈妈

点击在新窗口中浏览此图片


     漂亮能干的杨家媳妇


点击在新窗口中浏览此图片


      总统房前

点击在新窗口中浏览此图片



      坐在小院里,望着江中涛涛的江水,忽然想起了一个姿势.

  各位,千万别说我的姿势不雅啊,要骂你们就骂大雨如注吧,都是他带坏了头,我这只不过为了配合他的PP。哈哈哈......


点击在新窗口中浏览此图片




      正在喝茶感慨,听得杨妈妈又在招呼客人,回头一看,哈哈,是那对成都恋人来了。“怎么不住木王客栈了?”“这人太少了,还是搬来这大家一起热闹。”小伙子是北京人在成都,具有北京人的特征:能说会道,MM是成都人,爽朗爱笑,来了没一会,杨家就充满了欢声笑语。在等吃饭的时候,这对恋人也学着我这极不雅观的姿势聊天喝茶,我一看有了同类,赶紧进屋去拿相机准备拍下来,谁知刚开机,杨妈妈一声:开饭了!四条腿全放了下来。真遗憾!

      在我们吃饭时,又来了一对自驾车从重庆来的男女,因为当时顾着吃饭,也没注意他们,吃完饭时见杨家媳妇面露难色地在向杨妈妈说着什么,原来是这两个人就看中了我住的那间“总统房”,任杨家媳妇楼上楼下的看了几间房都不肯住,杨家媳妇实在感到为难,又不好意思让我换房。我安慰杨家媳妇:“没关系,我换给他们好了。”尽管我也不是很高兴,但我真不忍心让杨家为难。杨家媳妇让我住到了她的房间,她们一家三口挤到了杨妈妈的房里。看着杨家媳妇给我换上新的床单、干净的被褥,我又一次感受到家的温暖。


     15、夜袭柚树

       吃完晚饭一会,天已经全黑了,那对恋人说出去走走,可没几分钟就回来了,小伙子直说街上太黑太静了,什么也看不到。MM直嚷嚷要找点事干。不知怎么着就想到了屋前的柚子树上的柚子,杨家的小主人杨潇说:“那不是我们家的树。”那就......一个坏主意一齐涌上大家的脑海。小杨潇一听兴奋的不得了,我一脸严肃地对北京小伙说:“嗯,你这个叔叔,是怎么给小朋友树立榜样的啊?整个一反面典型!”管他正面也好,反面也好了,杨家媳妇带着大家到树下找工具了。

      唉,真是世风日下啊,一说要干这种事,只见大家都两眼放光,兴奋异常,看来是人之初,性本恶啊。

      只听着“啪”一声,一个肥大的柚子落地了,一片欢呼声接着响起,“啪”地又一声,北京小伙良知发现,洗手不干了,MM意犹未尽,嚷着还要还要。



    

呈堂证供

点击在新窗口中浏览此图片


      兴奋的小杨潇

点击在新窗口中浏览此图片


      迫不及待地动手分享

点击在新窗口中浏览此图片

点击在新窗口中浏览此图片



    
       16、狗狗集

  在龚滩我发现这里的狗狗们长的都特别的漂亮,真是不公平,重庆的妹儿漂亮就算了,连狗狗都要漂亮!

    (1)莎莎

  网上几个人要求深蓝海发张莎莎的大PP,近日内深蓝海是发不了了(原因下面会专集说明)。还是我先发给大家看看吧。

  在此向天涯要去龚滩而且入住杨家的XDJM们郑重地提个要求:见着莎莎后,千万不要喂莎莎吃东西了,莎莎目前急需减肥!

  本想照几张莎莎的步姿,无奈它极不配合,只能用文字来形容了,莎莎的步姿可以用两个字来形容:蹒跚。它就快走不动了,北京小伙笑它,杨家不用买扫把了,就让莎莎摇尾巴行了,因为它胖的肚子快拖到地上了,尾巴一摇就蹭到地上了。
  


点击在新窗口中浏览此图片




      (2)花花

  花花是子南茶座的狗,据它的主人介绍,花花最大的特点是:会认人!我心里想:哼,简直一个势利狗!见着我们这样的游客,它不声不响,见着乡下来的人,狂吠不已。大家说,这不是势利狗是什么嘛!不过说实话,花花还是一条蛮漂亮的花狗。
  

点击在新窗口中浏览此图片



      (3)无名狗
  这是我在清泉乡集市上见的一条花狗,一见这条狗我就喜欢它,追着给它拍照,吓的它直冲我乱吠。


点击在新窗口中浏览此图片




      再看这张PP,花狗是不是被照的很无奈了呢。

点击在新窗口中浏览此图片



      
      17、再尝长途颠簸的滋味 

   原打算在龚滩待两天的,晚上接到了家里和单位的电话,只好结束了在龚滩的行程,12日一早7点钟离开了龚滩,踏上归家的路途。

  7点钟我们来到了新街,车子在街上兜了数次,在我们数次的抗议中,直到8点多钟才离开龚滩,开往酉阳。因为怒斥了数次司机,当汽车通过公路上的一个景点时,我都不够胆让司机停车拍照,至今仍在遗憾中......

  要提到的是,路过龚滩前的小镇时,正好碰到了来时见到办白事那家在出殡,棺材就摆在路边......而且到龙潭时,也见到了路边有人在办白事......

  10点钟我们到达了酉阳县城,城南车站的长途车上写着酉阳—吉首11点正开车。因为有了数次不准时的经验,我问售票员能否准时开车,得到的回答是肯定的。

  11:10分开始,每隔10分钟我就询问一次,回答都是:“再等一会,司机马上就到。”最后我只好拨到114查酉阳县政府的投诉电话。车上的当地人劝我:“你就是投诉了也没用的,这里是小地方,不象你们广东投诉真的会解决,这里没人真管的。”不过车站的工作人员态度到是相当地好,无论你如何发脾气都是笑咪咪地,一脸诚恳地对着你,让你有脾气都发的不痛快。
  
      这是等车无聊中,到车站对面买吃的时拍的,是不是很可爱呢?


点击在新窗口中浏览此图片



  难怪都说重庆的妹子漂亮,看看我随手拍的每一个小MM,是不是都是个小美人坯子,长大了能不迷死人吗?!可爱的小MM缓解了我许多愤怒的心情。

      终于在11:42汽车驶出了酉阳。一路的经过不再罗嗦,只说一个到达吉首车站的时间19:56。整整9个小时啊!回来可是没有一点心情拍照了!


      18、难以置信的巧遇

  在吉首的晚上,深蓝海发了一个信息:还在龚滩吗,我明天到长沙去学习。走之前在网上聊时,深蓝海问我从龚滩回来时,会不会去凤凰,因为已经到了凤凰的门口了。我考虑时间安排的比较紧,如果去凤凰的话,也就是当晚和第二天10前这一点时间,所以也就没敢确切去否。从龚滩到吉首的时间太晚了,我们决定不进凤凰了。我没告诉深蓝海我现在已经在吉首了,只是问他要学习几天。

  坐在N704的14号车厢上,手机响了:我已在火车上,你从龚滩回来了吗?算下时间,深蓝海应该也是坐这班车。

  你是坐N704吗?

  是的,明天你回广东也可以坐这班车。

  你坐几号车厢?我一边写信息,一边肯定地对帅哥说:“他肯定在14号车厢上,这节车厢是留给吉首站的。”

  信息响起,我们相视而笑,开奖!

  14号车厢。

  有这么巧的事吗?!帅哥问我:“你认的出深蓝海的样子吗?”“就是在帖子上见过他的照片,应该认的出来吧。”我去巡巡。我在8号铺,走到2号铺就看到一个和帖子上照片一样的人正笑着和旁边的人说话。“看到了吗?”“看到了,在2号铺,坐在最靠窗口的那个就是。”

  我发信息:我看见你了!

  你在哪里?快告诉我!

  我刚才站在你面前,望了你半天,你竟然没发现?

  快告诉我你在哪里,我都告诉你我在哪了。

  我在回来的车上。

  深蓝海开始怀疑我在车上,坚持问我在哪里。

  我就在你背后,暗号:猛咳三声!

  接着我又发“咳了吗?我怎么没听到?听到我咳了吗?

  可是过了好一阵都没回复,帅哥担心我不了解深蓝海,把玩笑开大了,说不定对方会生气的。我想想也是,毕竟是没有见过面的网友,不一定人人都似我一般开得玩笑的。

  生气了?不好意思,是不是玩笑开大了?我在14号车厢。

  又过了好一会,仍然没有回复,帅哥幸灾乐祸:“看,玩笑开大了吧,自己收拾吧。”

  当我正在胡思乱想时,信息来了:骗子!

  这可怎么办?看来深蓝海真是生气了,他可是真心地帮助我完成了龚滩之行,我这样开玩笑是不是太不尊重他了!深深地自责完,还得收拾这个残局呀。我走到2号铺一看,全是睡的沉沉的人,而我又不知道深蓝海的真实姓名,怎么叫他?如果叫深蓝海,和他一起去学习的同事会怎么看他?我站在过道上,左右为难。

  又一次想到了打电话,铃声响了两声被按断了,一个脑袋从中铺探出,我赶快迎了上去:“你好!”

    我和深蓝海


点击在新窗口中浏览此图片

点击在新窗口中浏览此图片


      为言语无法表达的一切干杯

点击在新窗口中浏览此图片


by ami000 | 分类: 行游摄述 » 中华行 | 评论(0) | 引用(0) | 阅读(5730)
发表评论
表情
emotemotemotemot
emotemotemotemot
emotemotemotemot
emotemotemotemot
emotemotemotemot
emotemotemotemot
emotemotemotemot
打开HTML
打开UBB
打开表情
隐藏
记住我
昵称   密码   游客无需密码
网址   电邮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