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点击在新窗口中浏览此图片
我和小女孩一起画的画。




我们都是凭借温暖在世间行走
2015-12-16 荷香 荷香梦花园



第一天

      在丹霞山长老峰的广场上,她一见我就喊姐姐,很亲切的样子,仿佛跟我很熟,认识了很久,就像喊亲人似的,眯成一条缝的双眼带着信任的看着我。口齿有些不清的说,姐姐,你的辫子真好看。

      我说谢谢,看向她。十来岁的样子,短发,衣服有些脏,走路有些不平衡,拿着一把旧雨伞。五官、眼神、说话和表情让我一眼判断出她是一个智力不正常的孩子。

      她跟我说,我今天放假了。

      我问,放几天?

      她用手比划着,想了想伸出五指说,五天。

      她说,我有工作,在养狗。

      我问,养了几条?

      她又用手比划出五条。

      她说,养狗不好,会咬人,我怕。

      我问,你几岁呀?

      她继续把一只手伸出来说五岁。

      我们在墙壁上画画,还有朋友带着吉他、鼓在唱歌跳舞,她在广场上晃来晃去,见每个人都会亲热的喊哥哥、姐姐、阿姨。

      她会赞美他们,哥哥你唱歌真好听,哥哥你的帽子真好看,哥哥你戴眼镜很好看,姐姐你跳舞跳得真好,姐姐你围巾好美,似乎能找出每个人的亮点……。

      她一直拿着一张小纸片,或许是某种糖果包装里的卡片,上面画着一只快乐的老鼠,写着六指鼠三个字。


点击在新窗口中浏览此图片



      那是她的手机,她用来拍照、打电话。她觉得哪个场景不错的时候,就会掏出它,对着拍,拍了会拿到我跟前,用手指划拉着屏幕问我,姐姐,你快看好不好看。

      我说好看,然后她高兴的笑着,小心的把手机放回自己衣兜里。


点击在新窗口中浏览此图片



第二天

      我们依旧在广场上画画。

      她似乎一早就来了,在等着我们。

      有约绘活动的开幕,每个人会在鹅卵石上签自己的名字,我说,你也找一块石头在上面写上自己名字。她开始有些怕,不敢去,我拉着她的手说,别怕,我们一起去写。

      于是她在鹅卵石上写字了,谁也不认识。

      我们围着圈拉手跳舞,她身体很紧张,比较抗拒人的接触,其他人不小心碰触到就会叫起来。我说,不怕不怕,我们是跳舞呢,你看你想怎么跳就怎么跳。我乱跳乱蹦着,她也学起来,很高兴的样子。

      来了一个老奶奶,她一见,就喊阿布,旁边的朋友说,那是广东话奶奶的意思。她高兴的和奶奶说,姐姐带我跳舞,跳舞好玩。还跟奶奶撒娇,一定要把外套脱掉,她说热。一下子就把衣服脱了塞给奶奶。奶奶说,脱了会感冒,别脱。又来给她穿,她挣扎不穿,我说你看姐姐都没有脱,穿着不生病。她才又穿上。

      我在墙壁上画画,我说你跟姐姐一起画吧,姐姐教你。于是我给她半边墙壁,我画左边她画右边。开始她不知道怎么下笔的样子。只一味在一个地方涂抹黑色的线条,看起来就是乱图,像个黑洞。

      我给她换一支笔,再给她颜料,我说,你可以用颜色,想怎么画就怎么画。于是她就用起了色彩。


点击在新窗口中浏览此图片

点击在新窗口中浏览此图片




      画着画着,她接了个电话,从兜里拿出卡片放在耳边说,喂,嗯,我在画画,姐姐带我画画,就这样,再见。她说,爸爸给我打电话。

      她一会儿又会叫一声姐姐,有可能连着喊你二十声。我基本都会应答她。她说姐姐我们画完就唱歌跳舞吗?我说,我们画画的时候也可以唱歌啊,于是我一边画一边唱,她也慢慢开始唱起来,歌声里似乎有丹霞的字样。姐姐,两点钟我们就可以跳舞了么,我说我们马上跳。于是我站起来拉着她蹦蹦跳跳起来。

      她说,姐姐,我很喜欢你。

      我说,谢谢呀,姐姐也喜欢你。

      我带她一起去吃午饭,帮她夹菜,她也会帮我夹,她喜欢吃鸭子和青菜,还有莲藕,吃饭时嘴里不时就会说我爸爸来找我吃饭了,他刚才在那里,实际那里什么人都没有。

      吃完饭,我们在路上拍照,她说,哎呀我手机没电了,我说姐姐带了充电器,我给你充电。拿过她的卡片,划拉几下,念念有词,给,充好了。

      同行的ami说,你俩真是火星人。

      是的,地球人怎么懂我们这样的沟通呢?

      她要给我拍照,我摆出pose,她拍完后给我看,说漂亮,很漂亮。我说,哎呀这张眼睛咪了,不好看,你删了吧,她听话的删除了。一路上她给我们很多人都拍照,大家会配合她摆个有意思的造型。


点击在新窗口中浏览此图片

点击在新窗口中浏览此图片




      下午我要去爬山。我说你自己画画,姐姐有事,你不能和我一起去。她便又在墙壁上画起来。

      这时,她妈妈忽然来了。说别在上面画,跟妈妈回家去,画乱了不好,我们在纸上画。她要哭闹了,说我要画画,在这里画画。

      我跟她妈妈说,没关系,让她在上面画,随便怎么都行,等我回来修改一下就好。

      那是个看起来很敦厚温和的女人,笑着说,谢谢,真不好意思,我女儿给你们添麻烦了。

      我说没事没事,她又乖又聪明,还特别会真诚赞美别人,一点都不麻烦,真的。


点击在新窗口中浏览此图片





第三天

      我早上起晚了,上午很晚才去我们约绘画画的广场。

      一到那里她就大声喊我,姐姐,小姐姐。我一直在等你在找你呀,你怎么不接我电话。

      哎呀,不好意思。我昨晚睡太晚手机调静音了,没听到。

      她说,我让哥哥给你打电话你也没接。

      对不起啊,下次我会注意的。

      我们画画吧。

      今天我找了地上的白纸给她画。我继续画墙壁。

      过了不久,她就拿着一幅画过来,说小姐姐我画完了,这是送给你的!


点击在新窗口中浏览此图片



      我一看,惊讶的发现,她今天画得很漂亮,像一个太阳,周围是火红,中心是明亮,真的很光明、很温暖,那一刻心里充满了感动,这是多一颗纯净的心灵啊。

点击在新窗口中浏览此图片




第四天

      早上好早就起床去巡山了。因为广场那边的画已经画完了。我下午下山到广场时,她又在那里。

      她一见我就冲我招手,小姐姐,我在等你,亲热的不行。接着从手上提的一个塑料袋里,拿出一张纸递给我。

      我问,这是什么呀?

      她说,我写给你的,我的电话。

      我一看,那是一张小学语文课本上撕下来的半张纸。上面用铅笔写了好多个数字5,有一幅插图。


点击在新窗口中浏览此图片




      拿着那张纸片,心里瞬间不知如何表达。我把它郑重的夹进随身笔记本里说,谢谢你,姐姐会给你打电话的。

      然后,我把本子里的树叶找了好多张,送给她。我说,你看这些树叶很美,你拿回家可以夹在本子里。

      问她,姐姐要去图书馆看书,你留在这里画画还是和我去看书?她说,我和你一起。

      牵着她的手,走在下午的阳光里。有风吹来落叶,我拾起它们,递给她,我问,这些树叶是不是很漂亮?她说很漂亮。我又问,晒着太阳舒服么?她说舒服。

      走到一个拐角的地方,她突然不走了,说妈妈在那边卖东西,我不去了。嗯?原来妈妈是在这附近做生意么?

      我说,那你回去看其他哥哥姐姐们玩儿,姐姐去图书馆,她说好。

      走到了妈妈的推车旁,上面摆着很多柚子和沙田橘。我打算买些。她认出我来,笑着帮我挑,挑的是最好的。一边挑一边说,谢谢你带我女儿,我们家就在附近种果树,她回来还跟我们念你,哎,这也没办法,生的时候被挤压,就智力有问题了,17岁的孩子还像几岁一样。

      我说,你们把她教的很好,她这样也很快乐,很聪明。


点击在新窗口中浏览此图片




      妈妈说,她是很聪明的,不爱喝牛奶,每次都把给她的牛奶等着弟弟回来拿给弟弟喝,也不吃冰凉的食物。

      嗯我想起第一天给吃从冰箱里拿出蛋糕,她吃了一口就叫起来,说吃了肚子会疼,我说那就不吃。

      妈妈只收我三块钱一斤,她还说收我钱很不好意思。我说,该怎么收就怎么收,种东西很不容易的。

      提着一大包橘子,走在回客栈的路上,伴随着四五点的阳光,那些光线似乎在说一些喜悦赞美的话,穿过云层,照耀在身上,说不出的暖。我蹦蹦跳跳的在路上唱起歌来。

      我听到林间的鸟鸣,脚下蚂蚁爬过落叶的沙沙声,风吹过松林,停留在竹叶上,远处伫立的红色石头,静默的随着时间变迁,路旁菜地有悠然的小野花绽放,树木在努力生长,它们扎根在山石大地……

      此时此刻我变成一个完全敞开的自己,万事万物都映照在心里,忽然发现,真正能看懂这世界的只有心和眼睛。当放下焦虑烦躁,静下来,耐着性子,用一颗足够明净的心,就能听到看到它们,接近更加纯粹的自己。

      我把自己放在跟小女孩一样的位置。像她朋友一样,她或许最需要跟她能沟通能耐心和她说话聊天的朋友。而她像大自然,是一面镜子,她照射出我身体和智慧上的不足,我内心偶尔的傲慢无礼。我知道她时间观念里只有两点钟,数字对5很敏感,会很快忘了我,但这几天她真实的快乐着,看到了不一样的东西,这就好了。


点击在新窗口中浏览此图片



      人世不可能毫无缺憾,而正因为有残缺,才让我们去珍惜生为人的有情和温暖。人是有温度的,就像我牵着小女孩儿手时传递过来的温热。

      我们不是无情的物品,我们都是凭借温暖在世间行走。有时候,对陌生人的一个微笑也是清明温情,太阳离我们很近,月亮星星路灯萤火虫有一样的光明,它们一直在我们心里,晚安。




      荷香是一位插图画师,十年前一起混天涯的网友,我们都昵称她为点点。一直以来,自己被许多人称赞是个有爱心的人,尤其是不嫌弃农村孩子。这次参加活动,目睹点点对这个智障孩子的爱,确实心生惭愧。相比点点,必须承认自己的爱并不纯粹,参杂了太多世俗的成分。

      我喜爱孩子,却是有选择的喜欢,相貌丑陋的、穿着肮脏的、身体有味的孩子,我是如何也欢喜不起来。我可以礼貌性地对话,却不会耐心地陪伴着玩耍。

      点点带着孩子参加我们的联欢,与我们同桌共餐,我能够理解,也不会反对。但是,让我做这样的事,我是不会进行的。

      点点的善良是发自内心的,她不会去揣测别人的心理,总是对别人无比的信任。从一个细节中可以看出:点点为了帮助智障孩子,甚至帮衬着买了她家的一大包橘子,孩子的妈妈一边说着不应该收点点的钱,一边以三元一斤的昂贵价格卖出自家种的水果。而点点还理解着说“该怎么收就怎么收,种东西很不容易的。”丝毫没有发觉自己被农民的狡诈耍弄了。

      相比点点,我们唯有惭愧。


点击在新窗口中浏览此图片


by ami000 | 分类: 他山之石 | 评论(0) | 引用(0) | 阅读(924)
发表评论
表情
emotemotemotemot
emotemotemotemot
emotemotemotemot
emotemotemotemot
emotemotemotemot
emotemotemotemot
emotemotemotemot
打开HTML
打开UBB
打开表情
隐藏
记住我
昵称   密码   游客无需密码
网址   电邮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