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页: 2/449 第一页 上页 1 2 3 4 5 6 7 8 9 10 下页 最后页 [ 显示模式: 摘要 | 列表 ]

二0二0年二月的微博

[| 雨 2020/02/29 23:13]

一月的三言两语,现场记录,发发感慨,晒晒心情。



二0二0年一月三十一日  星期五   雨      

     2019年是在离家千里的成都结束的,过去的一年尽管毫无快乐之言,但还是希望2020年会有一个好的开端。意想不到的是,进入2020年,竟然是举国不安的人心惶慌,自己还被迫滞留在四川。如此一来,四川在人生当中,更加是坐实极其厌恶之地!

      2020年的1月,包含着传统的春节。依然如故地面对那些毫无教养的处事状况,这已经引不起我的愤怒,倒是真的好奇,世界上怎么会有如此低B思维的人,不知自己的蠢也就罢了,怎地敢把所有人都当成傻瓜来欺骗和忽悠?真的是可怜至极!

      1月即将结束的月末,还是没有学会心狠,又一次地于心不忍的心软,行劝慰之事。结果,只能是狠狠骂自己的多事。这个世上,太多的事逼着自己必须狠心,否则面对颠倒黑白的言词,只能目目瞪口呆,毫无招架之力。由衷地佩服那些敢于颠倒是非曲直,豪言壮语的弯理邪说,睁着眼睛能把瞎话说的口沫横飞。在滔滔不绝的呱噪中,只能充满同情地无奈闭嘴。

     滞留在川的日子里,所有令人厌恶的人与事都逃避离开,终于不用面对,终于可以静下心来,细细地归纳这一年来的总结。虽然不快乐是主旋律,但这却是一份极丰富的田野作业。这其中,看到了太多的人性,也验证了太多的预测与判断。尤其是为乡村公益打了一个很大的提前量,让我看了未来乡村孩子的走向,对今后的公益方向有了极好的参照物。同时,对选定的人物也做了细致的剖析,对心理学的学习成果有了最好的实例分析。

      马上就要结束这段荒唐的“工作”了,终于在这片土地上有了一点点轻松,这也让我在这段时间终于提起兴趣开始动笔码字。

感恩父亲

[| 阴 2020/01/29 00:21]
      至从2015年为父母购下墓地入土为安,每年的年初四,都会去到墓园与父亲隔空交流,安慰自己一年的精神世界。

      2020年的年初四,远在千里之外的成都,无法前往祭拜。整整一天,心情很糟,因为这一年的成都,为了毫无人性的人与事在付出,这样的在外,毫无意义,根本不值!真真无颜在父亲墓前述说是为了这样一件毫无意义的事而放弃了每年必做的交流。

      唯一能够安慰的,便是无愧父亲的教育!

      并不是每一年父亲的祭日都会撰文纪念,许多的时候,更愿意将一份思念深深地藏在心底。今年远离家乡的这个日子,应该以文字告慰父亲:

      2019这一年的恶劣环境中,遭遇种种不仁不义的人与事,但自己能够坚守为人之本,做到言而有信,仁至义尽。

      在这个仁义丧失的时代,能够坚守仁义礼智信的人已是怪物,庆幸自己没有丢失人之根本,仍能固守。这全是归功于父亲的言传身教。今世,与父亲父女一场,是自己的幸运!感恩今生拥有这样的父亲!

俱往矣

[| 晴 2020/01/18 23:13]
       己亥猪年2019马上就要结束了,这一年基本没有认真写上过多少字来描述整个春夏秋冬,尤其是过了下半年,进入了静默状态,各种外联全数停止,让许多的人充满好奇,询问纷纷。越到了后来,越是不想说话,不想;不愿;不值;更是不屑!即便是写字的此时,千言万语也只想浓缩为最精炼的文字。

      回望这一年,太多的荒谬,无论是人与事,都令人不敢相信自己处在一个人类的生存空间,时常被诧异的不可思议。更多的时候会觉得完全不是在与人类交流,茫然自己是否身处外太空,感觉面对非人类的物体,只得罢了,收起所有的思维模式,封闭交流通道。

      一年终了,想来还是要有个总结。

      最为感激自己在这一年中,无论遇到多少的非善遭遇,最终固守仁义,言而有信!始终坚持为人之本。这份坚守很艰难,庆幸的是未被动摇。

      这一年,对四川的印象未留一丝好感,甚至于过去在书本上得到的一点认识,经过这一年,原以为的感觉荡然无存,留下的只有厌恶,而且是极其的厌恶!过去对于四川话,没有什么感觉,说不上好听或不好听,只是一种方言而已,经过这一年,听到川音便会产生生理反应,世上真有如此难听的方言!

      公平的说,四川不应该如此糟糕,只是自己恰好在这一年中,在四川这个地方,遭遇到最糟糕的人、遇上最糟糕的事。也可以说,最恶心的人、最糟糕的事都集中在这个时间与地方了,而且让我遇上了,结果一粒老鼠屎坏了一锅汤,所有的人与事都牵连上了四川,便成了四川给了我一个如此印象!

      为了坚守自己的仁与义,为了不落下让别人说三道四的话柄,唯有做到仁至义尽!而四川,便成了一个提及就产生生理反应的极其反感之地,一个2019年丝毫没有带来丁点快乐的厌恶之地!

     2019己亥年猪年,俱往矣。

管理

[| 晴 2019/11/13 12:10]
        初春离开南粤已到冬季,一直没有为这段经历认真地写过几个字。十月休息,朋友们总是好奇地想了解其中的过程,每每打开了话题,总在应该进入时很厌恶地关闭了进入通道。确实极其不值得诉说!

      这两天再次被社会底层的垃圾类惊到,不得不总结这些日子里最浓缩、遭遇次数最多的状况:就是被太多的人教育如何管理!

      怎么说到了自己这把年纪,应该算是闯荡江湖多年,见识过形形色色的人物了。但这三季的所见所闻,总让人不时怀疑初入江湖,竟然一再遇上太过奇葩的人与事,真不知道到底自己是闯入了火星,还是自己原本就是来自于火星?一个奇葩也就罢了,竟然还能一个更比一个奇葩!不论是有文化还是没文化,不论是城里人还是农村人,完全就象是流水线上生产出来的东西,无耻都无耻的一样,丢人也丢成一个水平!

      最佩服的还是自己的城府!再也不会象年轻时那样的针锋相对;那样的毫不留情;那样的极尽嘲讽!每每面对施教者,内心暗暗地冷笑:又是一个不知丢人二字怎么写的可悲之徒!由衷地为这类不知天高地厚的东西悲哀:可怜至极!

      初时听到无知者夸夸其谈的指点管理,还想过耐心地告知:真不好意思,本人第一本大学文凭便是《企业管理》专业,再到同济大学的《运营管理》、台湾清华大学的《财务管理》、南京理工大学的《项目成本管理》、西南财经大学的《管理会计》、南开大学的《项目管理》、ACCA的《中级管理会计》、斯坦福大学的《经济学》、美国宇航局的《创业领导力》、麻省理工学院的《创新土地管理》、昆士兰大学的《日常思考的科学》,而且本人在企业管理的位置上工作了二十五年......

      一次次地经历后,真真失去了说话的兴趣,看着一张张不知羞耻的嘴脸,实际连什么是管理都不知道的玩意,竟然狂妄地居高临下对一个专业人士指点管理,总会发自内心地为这些人脸红,真的是应了那句:无知者无畏。更多的时候,会具体到某张变形的面孔,认真回忆自己在这个年龄时会不会如此不知天高地厚,会不会如此地丢脸?仔细搜索后,大松一口气:喔,还好,还好,那时自己还算是知道自己几斤几两,不至于闹出这么丢人的笑话!每当完成这样的程序后,更是虔诚地感激苍天,给予自己一个良好的家庭,得到父母的良好教育,懂得尊重,明白三人行必有我师焉,方才成长为今天的自己!


分页: 2/449 第一页 上页 1 2 3 4 5 6 7 8 9 10 下页 最后页 [ 显示模式: 摘要 | 列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