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页: 2/452 第一页 上页 1 2 3 4 5 6 7 8 9 10 下页 最后页 [ 显示模式: 摘要 | 列表 ]

静默

[| 晴 2019/05/22 08:51]

哟,原来有人

[| 雨 2019/05/12 23:59]
      已经有几年时间了,也许更长的时间,当各种社交软件兴起后,博客就渐渐沦落成被人遗忘的角落了。小屋原本就是自己的私人领地,一直都是自言自语,为自己做个记录,倒无所谓它的流行还是冷落,尤其是这些年,更是乐得自己一个清净,无所顾忌地书写着自己的心声。没想到,今天竟然出现了留言!可乐的是,通过了留言后,自己一时还找不到查看的地方了grin

      看罢留言,真是觉得应该写下点什么,虽然明天要早起,已经到了休息时间了,但还是打开了后台,记上几个字吧。

二0一九年四月的微博

[| 晴 2019/04/30 22:09]

四月的三言两语,现场记录,发发感慨,晒晒心情。



二0一九年四月三十日  星期日    晴

     又过了一个月,感觉稍好的是还没觉得时间难熬,以不紧不慢的速度一天天的度过 ,一个月也过去了。

     三月份是在矛盾与纠结中度过的,四月份仍是占比不少,更为甚者是面对苏阳似的重现物,几乎失态爆炸。就在码字的前一个小时,还是沉浸在负能量状态,与家人的一小时电话,缓解了极大的情绪,扭转了不小的状态。原本想写的内容,忽然失去了描述的兴趣。

      其实换个角度思维,看不开的事情,想不明白的道理,都会是另外一个模样。仍是套用三月的一段文字:不论如何进行,终是相信一切都是天意,只要自己问心无愧便是最好的状况。



只是想留个记录

[| 晴 2019/04/26 23:57]
      集聚许久的不满,今天到了一个小高峰,特别特别地想骂娘,而且抑制不住地想使用暴力,尤其是看到那只挥舞动手的三寸短小爪子,恨不得一刀剁碎!

      历史惊人地相似,当年那个苏姓垃圾,就是如此外形及令人恶心的下贱心地。许多年后,一直想不明白,原本并不相克的属相,为何却生死仇人一般。这次遇上同类东西,脑中曾经闪过:不过是另一个苏姓玩意吧?没承想,并不需要几天的时间,如同重合一般的言谈举止,特别是肮脏的心灵,竟然全样到位。

      不得不俯首老祖宗的老话,aiziduogai。流传千年仍是真理!

      其实自己也很清楚,这不过是一个导火索罢,真正的根源并不在此。罢也,说也无济,只能是自己的初时念头不对。找个宣泄口就暂且告一段落吧。这个世上,谁也不要想着沾谁的便宜。
分页: 2/452 第一页 上页 1 2 3 4 5 6 7 8 9 10 下页 最后页 [ 显示模式: 摘要 | 列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