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页: 1/1 第一页 1 最后页 [ 显示模式: 摘要 | 列表 ]

二0一九年二月的微博

[| 晴 2019/02/28 23:59]

二月的三言两语,现场记录,发发感慨,晒晒心情。



二0一九年二月二十八日  星期四    晴

     刚刚进入2019年时,急切地想得知在这一年中会有什么样的变化。预测倒是挺符合自己希望,也就以为这一年会在北方发展,对这么个未来还是有些担心。事实上计划确实赶不上变化,到达北京的同时,猜测着可能的结果。果然,绕了一圈竟然落在了天府之国。从来没有想过自己会和这个地方发生什么关系,一直以为它只会是我人生的路过之处,没有想过在这样的年纪时分,竟然会停留片刻。

      2019年,成都会如同预测那般改变我过去多年不变的生活吗?真的是个未知数,拭目以待吧。当然,还是希望能够如自己所愿,实现美好的结果。



二0一九年二月二十二日

[| 晴 2019/02/22 16:20]

点击在新窗口中浏览此图片


      觉得很有心要记录一下这个日子,如同每次面对一个未知事物一般,在一种无法言喻的状态下,做出了决定性的决定。今天开始一个新的工作,瞬间有点退缩、后悔、迟疑......复杂的心态中还是签署了决定性的文字。尽管现实与预计有着不小的出入,但本着与人为善的做人原则,不愿意把别人往坏处想,还是选择了信任。一直都坚信着,只要自己问心无愧,一切自有天定!

      人只有不给自己退路才能勇往直前, 才能义无反顾地前行。未来如何,毫无所知,只能一步一个脚印地踏踏实实走下去,最终才能看到目标,接近结果。

      祝福自己:一切顺利!

“扶不起的阿斗”续

[| 晴 2019/02/06 21:21]
      三年前的春节,写下了“扶不起的阿斗”,整整三年过去了,又是一个春节,现实生拉硬拽地把思绪按在这篇文章上,逼着你必须写下它的续记。

      翻出旧文,读罢双重的无语,确实是应该继续写点什么,写什么,似乎也只能是旧话重提,连题目都无法更改,最多只能加上个“续”字!

      整整七年的时光,所有的付出真的是付诸东流,最多是打了个涟漪而已,改变不了状态。已经没有重复付出过程的欲望了,因为那不是一篇文章,多少字数能够写出的艰辛与不易,做了也就做了吧,纵然写成声泪俱下,感人至极,面对的毫无感恩之心的动物体,也丝毫触动不了一分。只要苍天所见、问心无愧,写与不写都已经不再重要。

      在《扶不起的阿斗》文中提到的:中央电视台退休摄影师王老师带着几个老朋友参观牛鼻村儿童图书室,听完我介绍图书室的始末后,其中一位老大姐认真地对我说“其实你大可不必做这件事。人到世上,是有每个人的位置的,上天安排他们在这个层次上生存,自然是有它的道理。你非要强把他们扯上一个层次,那谁来顶这个位置?” 这是我第一次听到有人用这么一种理论来谈论我的"爱心、公益“。当时愣了好一会,一时不知用什么样的话语回答,悻悻然嗯嗯点头。

      五年多的时间过去,老大姐的一番话让我越来越心悦诚服地认同,而随着五年多时间的验证,非但是你非要强把他们扯上一个层次,那谁来顶这个位置,而是他们根本不愿意被扯上一个层次,死挣活甩地就要赖在原有的层次上不肯挪窝!更为可怕的是,你自以为的为他们好,根本得不到他们的认同也就罢了,反而在他们的心中生中更多的怨恨,嘴中吐出更多的坏话。
分页: 1/1 第一页 1 最后页 [ 显示模式: 摘要 | 列表 ]